南炖瓜

全职,盗笔都食

【repo】king酱的叶修生贺立牌

我大概是第一个写repo的了吧!
包装很严实,本来还担心立牌太大不好包,结果好到没有剪刀徒手拆不开的地步2333,一层飞机盒里面是信封立牌外面还裹了泡沫纸。
当初看到图就立马种草,收到手也非常惊艳啊,图里面表达的内容也超让人感动,叶修就应该是这样的人啊,背负着理想再艰难也能走出一条路,总感觉他身上带有一种神佛的境界。
总之能和太太一起喜欢着叶修真的是很棒啊啊!
表白太太
最后暗搓搓的艾特一下@King酱=v= 

愿每一个同担都能被温柔以待:

男主叶修?群像全职?垃圾官方?带你走进荣耀叶粉不为人知的内心世界…… 


长微博地址:http://weibo.com/u/5644005427?refer_flag=1001030201_&is_all=1#_rnd1495733925710

熬夜做出这条长微博,接下就看你们的啦!

2017.05.2614:00更新: 错字问题已更正,为集中扩散,增加热度,请同担姑娘们多去微博支持转发,谢谢!

2017.05.2617:00更新:现在阅文已经公关在tag下屏蔽了这条微博,只有拜托同担们尽可能多地转发传播了。宁可蚍蜉撼树,绝不坐以待毙。

2017.05.26*:20更新:长微博屏蔽已解除,谢谢各位姑娘的努力!另外,有姑娘提醒长微博组,有人在微博不停举报,所以如果发现搜索搜不出来,多试几次:)


这是我的“点图成绣”,快一起来参加活动,赢取免费户外旅行大奖吧! http://www.lofter.com/act/taxiu?op=entry

感谢张起灵,陪伴我度过最难过的日子,小哥护我,我还有何所惧!?

霸王别姬。二刷都不够的

今夕止可谈风月

一穷:

给大魔王@MIEA的千层蛋糕。
AU设定。

07.
【梗:无理取闹,TA重要还是我重要】

蔺晨真的不知道梅长苏是个“一杯倒”。
即使他跟这个人抱过、亲过、甚至更亲密的事情都做过,他还是不知道梅长苏居然是个“一杯倒”!
天啊……!

不过他家这个“一杯倒”的画风明显跟外面的妖艳贱货不一样——脸不红,不说胡话,也不埋头就睡,精神头儿大得像喝了一箱维他茶。
尽管乍看上去几乎没变化,蔺晨还是能感觉出来,这人喝跟没喝之前是不一样的。
他饶有兴致地欣赏着梅长苏在吧台边撑着下巴等服务员开发票的背影,以及他裤腰上因为乱塞而偷偷翘出来的衬衫衣角。如果目光也能变成实质,这“手”估计已经在人家腰上大力往返几个来回了。

“走吧。”

梅长苏结完账回来,钱夹随手往身后裤兜儿里一插,拎着自己的外套头也不回的朝外走。蔺晨一脸不置可否地坐着没动,掐着表看了五分钟,发现这喝高了的人形棒槌真的没有等自己的意思,赶紧一收手机快步追出去了。
然后就被带到了一家咖啡店,还是个书咖。
直到两杯热拿铁端上桌,蔺晨的心里才突兀的“咯噔”了一下。

蔺总年少无知的时候也曾“划船不用桨,全靠浪”的胡闹过。和小情儿酒后乱那啥的事儿多得跟他的驴牌包似的。
酒后去夜店,去蹦吧,去别的什么牛鬼蛇神的地方接着续摊儿,或者直奔主题去床上翻滚的都有。唯独没在喝了酒之后来咖啡店受“熏陶”,还他妈是个书咖。蔺总觉得铺天盖地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已经砸下来了。
不过认识梅长苏这么长时间以来,因为他本人带给蔺晨的惊喜实在太多太多,因此蔺晨的惊讶也只持续了短暂的一瞬,在沉稳地喝了一口甜齁了的拿铁后,蔺总又恢复了大尾巴狼的精英装逼范儿。

不久前的酒桌上俩人还抢着说话,换了个氛围环境,竟然默契的沉默了。
这个时间点儿也没人来读书了,连店里的背景音乐都跨界换成了中华名曲《荷塘月色》,导致蔺总一口咖啡还没咽下去就笑了,好悬没把自己呛死。
这家店离公司不远,高峰期抢不着会议室的时候他们常来这里临时落脚。咖啡没一款有咖啡样儿,果饮的名字倒能包揽一部玛丽苏小说的所有男主角。尽管现实如此“罄竹难书”蔺总也没放弃这个根据地,原因只有两点:一、地方大开会好使,毕竟有多媒体独立房间;二、梅长苏喜欢。
他家整体装修的像个大森林,木桌木椅,每桌上一只动物模样的小台灯,拧开就尾巴尖儿发亮,灯光柔和,可爱得很。

梅长苏就在这可爱的灯光中,托着下巴控诉:“我觉得你在疏远我。”
蔺总“一言不合”的乐了。

这绝逼是喝醉了!平常梅长苏怎么可能说这话!这语气!这表情!

“是么?我怎么不知道。”蔺晨颇有深意地看着他。
“快消那客户的提案为什么不给我?”

我不是怕你累着吗!提案多累你不知道?!头天晚上咱俩滚完床单你哭成那样你不知道?!
蔺晨已经炸了,差点儿不过脑子直接把心里的吐槽都秃噜出来——好在是嘴把住了门儿。当然,从另一方面讲,这话真要说出来也不合适。似乎有种同时伤害了两位男性自尊心的意思啊……

“没给你是因为……”蔺总故意停顿了一下,“下个月手机客户要做明年预算,我打算拉你一块儿磕下这个大单子。”
听到这儿,梅长苏的眼睛亮了。蔺晨的手在桌下悄悄比了个耶。

“平哥重要还是我重要?”消停没一会儿,梅长苏又瞪他。
“他可是你leader。”
“你还是我……呢!”

声音低下去说出的那个词语蔺晨没听到,从梅长苏发红的耳朵尖儿来判断,估计跟自己猜想的也差不多了。
“平哥业务能力强,但是你重要。”他滴水不漏的回答。
“蔺总重要我重要?”

先加班后吃饭再喝酒再到喝咖啡,一通折腾下来已经凌晨两点多了,梅长苏的倦意被酒劲儿一股脑儿带上来,受迟钝的神经支配,他也没留意自己问了个什么问题。

“熊孩子。”蔺晨说。
他拿起自己座位旁边的毛绒熊仔丢到对面:“你问的是哪个'蔺总'?如果是年纪大点儿那位,那可是我爸,你们俩一样重要。”接着他又指指自己,“如果是年纪小的这位,那没你重要。”
“哦……”

梅长苏把熊放在桌上,让自己的下巴支在熊仔身上,细细软软的绒毛轻触着他的脸,蔺晨带着笑意又好听的声音轻轻挠着他的心。他拖长了音应答,没抵挡住下一个温柔的哈欠。

“我话都说到这儿了,你就回个'哦'。”蔺晨糊撸了一把熟睡中的梅长苏的头发,“熊孩子,糟心。”
他侧过身看到唯二的两个店员都懒洋洋的在吧台里休息,周围除了他们这桌再无其他客人,于是轻手轻脚地站起来,倾身向前,给了呼呼睡着的梅长苏一个晚安吻。



-完-


==================

新文上架前试吃,食用愉快。
这段内容是给点梗写的所以不会收进文里。

百天梗完了如果111粉梗也来,新坑估计要下月再下铲了~
ε-(´∀`; )


潘子一直活在我们心中,铁三角有十年之约,可是我该到哪里去找我的解雨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