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船

全职,盗笔都食

【双花】年华(完结)

郝远远远远远远:



20-21




22.


今年,北京,冬天,颁奖晚会。


由张佳乐主演,林敬言导演,去年上映的剧情片《山丘》,在本次于北京举行的电影颁奖晚会上获得了大满贯。奖项囊括了最佳编剧/导演,最佳原声音乐,以及属于张佳乐的最佳男主角。


张佳乐刚从国外电影节回来,马不停蹄地赶往颁奖典礼,林敬言在楼梯口等他,张佳乐还穿着毛衣羽绒服。林敬言递给他一个纸袋,张佳乐拿进厕所里,换了一身礼服出来。


“确定吗?确定吗?”张佳乐很兴奋。


“确定了,我刚刚还碰到冯宪君,老爷子跟我亲切握手来着。”


“好好好好好好。”张佳乐抓着林敬言的胳膊,“我们去领奖吧!”


“还没到你,丢人不,冷静点儿。”


他们走进观众席,颁奖晚会来到最佳剧情片的单元,提名里有他们。大屏幕上播放了《山丘》的片段,张佳乐主演的这个角色跟他刚出道时的那个匪徒有些相似,但角色的层次更成熟丰富,张佳乐也演得淋漓尽致。年轻时他能演爆发出来的阴郁和绝望,现在他能同时演出七情六欲和冷酷无情、进退维谷和利落果决。画面里张佳乐披散着头发坐在海边,黎明之前,东方一片黑暗,张佳乐望着海平线,眼中没有情绪。


“我好帅。”张佳乐对林敬言说。


“冷静。”


终于到了最佳男主角的环节,张佳乐屏住了呼吸,听到自己的提名,突然担心起来。“我是不是只是入围了,并没有得奖,你别骗我。”紧接着他听到颁奖人大喘气,然后说出了他的名字:


“最佳男主演,《山丘》,张佳乐。”


张佳乐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向舞台。


聚光灯照在他脸上,像最耀眼的太阳。


十八岁那年,张佳乐在楚云秀的课本上看到一句话——“一系列互为关联的偶然事故、情节或大事件按照线性安排,最后导致了一个戏剧性的结局。”


二十二岁那年,张佳乐在小屋拥挤的床上,对孙哲平说,他想演戏。


二十六岁那年,他的搭档、支柱、爱人、另一半,退出了他们挚爱的舞台。


今年张佳乐三十岁,他拿起奖杯,笑了笑,对颁奖人说谢谢。


“终于得到它了。”张佳乐朝台下说着,台下发出友好的笑声。


张佳乐激动的心突然平静下来,他握着话筒,像和老朋友聊天一样,说:“这个奖,一半给我,一半给孙哲平。孙哲平你们还记得吗?就几年前特火的那个演员。我给他一半,因为他是我男朋友。”


张佳乐说完之后觉得不对,不是因为孙哲平是他男朋友在分给他一半的,而是因为更多、更深刻的理由。但他已经说了,场面一片混乱,张佳乐被闪光灯闪得睁不开眼睛。他已经没有时间来向陌生人诉说那十二年,那些平凡的、并不复杂的故事。于是他亲了亲奖杯,转身走下舞台。


楚云秀在后台的通道等他,向他伸出手。他们手牵手走出了会场,站在北京冬天的夜里,抽了一根烟。


电话里孙哲平问:“真不打算再演戏了?”


张佳乐想也不想,回答:“嗯。”


“那敢情好。我刚出门被记者截了道儿,回了句特别牛逼的话。公关没做好,哎,这下都得罪了,正好。”


“你说了啥?”


“我说我爱你。”


张佳乐哈哈大笑。


“我也爱你。”


 


 


23.


第二天张佳乐出柜的新闻铺天盖地而来,据可靠人士透露,孙哲平新买的这款轿车,是写的张佳乐的名字。


“真厉害啊,咋知道你写的我的名字?”张佳乐看着报纸感叹道。这车是他们一块儿贷款的,首付是张佳乐付的,孙哲平当然得写张佳乐的名字。


孙哲平正在接电话,示意张佳乐别闹。


“我妈。”孙哲平用口型说着。


张佳乐一下从沙发上坐直了,凑到孙哲平手机边去听电话。


电话里他妈妈似乎已经结束了谈话,说:“你们周末过来吧。”


张佳乐脸都白了,说:“你爸不会揍我吧?”


“不会。”


“我拐了他儿子,还闹得满城风雨,好歹你爸你妈也是有头有脸的商界巨贾。我操,你爸爸会不会买凶杀我?或者你妈扔给我一本支票叫我随便填只要离开你……”


“闭嘴。”孙哲平没好气地打断,“你做好一个准备。”


“啥?”张佳乐忐忑万分。


“下跪。”


 


周末,孙哲平和张佳乐出现在了他们家别墅的门前。孙哲平他妈来开了门,张佳乐做好了下跪的准备,膝盖都弯了。没想到他妈妈没事人一样,说:“乐乐来啦,进来吧,快吃饭了。”


孙哲平的爸爸也在家。他们四个人坐在饭桌上,气氛非常尴尬。二老其实并不保守,对于同性恋没有任何态度,既不反对也不支持,万万没想到最后被自己儿子搞出这么一回事。现在心情极其复杂,既不想让张佳乐压力太大,也说不出口祝福的话。


张佳乐憋了半天,觉得什么也吃不下,终于开口:“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孙哲平看了他一眼,这话说得,好像孙哲平意外怀孕。


张佳乐毫无自觉,还在说:“我会负责的……”


“你闭嘴。”孙哲平拦下他,然后看向自己的父母,“爸、妈,我们——”


“咳!”孙哲平他爸清了清嗓子,孙哲平也闭嘴了。然后他爸说:“我吃完了。”


站起来就走了。


张佳乐什么也不敢说了。


吃过饭,张佳乐像往常一样要帮忙洗碗。孙哲平他妈很尴尬,不想跟张佳乐呆在一间屋子里,说:“你别管,进屋去跟平平玩儿。”


张佳乐端着盘子没忍住,嗤嗤地笑起来。


孙哲平他妈愣了一下。这句话,张佳乐他们以前还在上大学的时候,每次来孙哲平家玩儿,孙哲平他妈总这么说。


“滚吧。”他妈挥挥手,心情复杂。


张佳乐跟孙哲平进了房间,并排躺在床上。


“有点热。”


孙哲平坐起来,把窗户推开一条缝,窗外的腊梅香飘进来。


张佳乐准备发表一番讲话。


“我以前怕我最重要的人得重病。”


“结果呢?”


“结果你生病了。”


孙哲平沉默不语。


“我还怕我再也演不了戏。”


“嗯。”


“结果我就真的不演了。”


张佳乐继续说:


“我以前很怕会发生的,都发生了。不过也就那样,都过去了。”


“嗯。”


“我觉得我现在无所畏惧。”*(纪录片《浮生一日》中的片段“我以前怕你得癌症,你得了。我怕你癌症复发,你复发了。我害怕的事情都发生了,而我现在无所谓惧。”)


孙哲平握紧了张佳乐的手,和他一起呆呆地盯着天花板,没再说话。


 


 


0.


主流电影杂志《烟雨》的新年特辑,请到了刚成为影帝、转眼又退出娱乐圈的演员张佳乐。



张佳乐穿着普通的毛衣和牛仔裤,坐在摄影棚里跟楚云秀摆拍了几张,然后直接跟她进了办公室。楚云秀开始采访张佳乐。首先问了一些未来事业方面的问题,然后回顾了张佳乐的演艺生涯,最后问到张佳乐和孙哲平的感情。


张佳乐靠在沙发里,玩着笔者的圆珠笔,谈起他对于过去的看法:


“当我十八岁的时候,我认为我需要很多很多认可,我要得很多很多的奖。我热爱电影,我可能会演一辈子电影。后来我发现,人生不是这样的。不是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不是你有多大能耐,就会有多少认可。有时候你想获得成功,你用尽全力了,而你却始终一无所获。我现在终于得到了一个我一直想得到的奖项,之一(笑)。我觉得值了。”


谈到孙哲平,张佳乐的眼神中流露出深情。


“关于孙哲平,我和他是大学同学。我和他,怎么说呢。我跟他认识也有十多年了。我觉得人活着吧,最幸运的部分,就是不管你工作,你梦想,你努力,有没有得到相对的回报,这世界上始终有一个人和你站在同一边,他支持你,理解你,他完全懂你。


“我们一起演过三部电影,三部电影就像三段不同的人生。我和他投入一切感情去演戏,我们有过出生入死,枪林弹雨,风花雪月,少年情事,老无所依。最后,最好的,就是都结束了以后,他还在我身边。我们都不年轻了,而我还能跟他像刚毕业那会儿,喝啤酒吃花生,算算水电气,看看别人的八卦,过最普通、最现实的日子。这是人活着,最好的部分。”



楚云秀狠狠拍下回车键。“这句说得好!”


张佳乐得意地补充:“我跟孙哲平,认识也就十来年,可我却好像跟他认识了几辈子。”


“……跟刚才的重复了。”


张佳乐开心地说:“哎,我刚刚才想到这个的,太浪漫了,我得多说几次。”


 


 


-全文完




————————————————————


发完啦!发完啦!发完啦!


后面会有几篇番外分别是肉(),出柜(),以及楚云秀和包荣兴的故事(这个奇怪的组合是我的安利(不)


本子突发CP15


没有gayst


没有gayst


没有gayst


好想要gayst,好心人请给我一篇gayst(。)


好了我说完了,以下是之前写好的后记。是我的心(都)路(是)历(废)程(话),你们可以跳过()


——————————————————————————


后记:


1.


讲个与正文没有关系的事情吧。


清蒸是我的一个高中同学。我们高二分班,我和她分在一个班级,一个寝室。搬进寝室那天,我故意把家教的漫画放在桌上,就是为了吸引同好。果然吸引到她啦,我们很快熟起来,高二我们一起听广播剧,我经常爬到她的床上,和她一人一只耳塞。那时候听的是遥遥和狼狗主役的一部剧,蓝淋原作,我已经忘记名字了。


当然不止这部剧啦hhh。


高三我们从分部搬回本部,我和她感情更好啦,两个人整个高三就比比谁更会偷懒更会玩,坐在一起就是“你蓝牙打开我传你这个小说”,中午她跟我一起回我租的房子,吃饭,趴在床上看黑篮的漫画,然后睡午觉,一睡就是一下午,下午的课就翘掉了。


我们吵过架,很多时候都是我的问题。我经常忘事情,不把说好的放在心上。有一次我忘记了和她说好的看电影,为了道歉我从家里坐车回学校,班上在上自习,我跑进教室从后面抱住她,然后我就哭了。


高三毕业之后,我们不在同一个大学,后来我出了国。她清早赶地铁来机场送我,冬天,没吃早饭。出国之后我们还是经常联系,一起打游戏,聊天,聊我的暗恋对象,聊她的基三情缘,聊萌妹子,过膝袜,聊我好想吃馒头,我再也不想吃土豆了。


今年她过生日,我给她撸了个视频,大概就是放了我们高中的照片,高三毕业之后一起旅游的照片,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她被我弄哭啦。


有时候我会想,我和她怎么样才会分开呢。


今年暑假,我回国,和她约了一起去上海。时间安排方面她被我撸了鸽子,本来说好的哪天去,后来我擅自改变了。然后她就不开心了,我也没有哄她。我们冷战了一个暑假,八月中旬我回加拿大,她不知道我那天走。


到温哥华之后我经常想跟她打电话,我也想问她是不是没有再生气了,我们可不可以和好了。最近我还经常梦见她,梦到我们大学一个宿舍,还梦到有一天我们和好了,我就在梦里笑起来,然后我就笑醒了。


我总是跟我们共同的朋友轻描淡写地说,我和清蒸,现在就好比和平分手,离婚多年,对彼此没有怨恨,还互相关心,但也无话可说。可能有一天我们两个谁出了事,比如我得了绝症,她才会想帮我想联系我想要见到我。


其实我现在在哭hhhh。


有时候我发现活着真的太麻烦了,我一不小心就会失去很多东西,我告诉我自己失去就失去吧,不过如此。可我多想挽回啊。但当我想挽回的时候,却已经无能为力了。


我就算在梦里紧紧地拥抱她。


现实中我却不知道怎么再和她说话。


我现在觉得无能为力,毫无办法,现实中我却总说,就这样嘛,挺好的。


然而也只能这样了。我是一个很懒的人,我都懒得做出努力,也只能失去之后说说漂亮话。


就算能真在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你,遗失的青春怎能回得去。


好我哭完了,继续。


清蒸对全职没有多大热情,好歹算看过。她最喜欢的cp是双花(吧)。这篇文我在三月的时候有了大纲,跟她讲过。


现在我写完了。


成年之后真的太孤独了,从高中毕业开始,你每走一步都是孤独。有时候觉得好麻烦啊。人生怎么是这样的呢。你做不到你想做的事情,你回不了家,你梦见你爸爸给你做你最喜欢吃的,可是现实中你的爸爸却连一桶水都扛不起来了。你应该重视的事情你却常常忘记,你记不住你好朋友的生日,满脑子都是好麻烦啊。好麻烦啊。你第一次站在地铁站的时候,心想怎么会有人跳下去呢。后来你却想,好想跳下去啊。


我是个很不坚强,很懒惰,很怕未来的人。我每天在做的都是祈求旧人万岁旧情万岁别随便老去。


而人怎么会不老呢。


所以我真的,好羡慕我写的爱情故事里的角色啊。他们真坚强,真幸运,活得真好。我每写完一个好的结局,我都会想,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愿有情人终成眷属,愿你获得幸福。


 


201310122341 VAN.




2.


故事在昨天有了转折。


十月的《虫师》昨天更新了,讲了一段我老公(x)银古小时候的故事。师父告诉他“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会永远漂泊不定”。我在三个月之后重新联系了清蒸。我说我想死你了,我差点得了精神病。我说你过得好吗。我说我爱你。


然而并不是每一次分开都能重归于好。人的心并不能修补无数次。还好我的朋友比我要坚强,我一直所羡慕的、只存在于漫画中的简单粗暴的感情——我伤害了你你会原谅我,你会在原地等我,你会一直喜欢我——我的朋友都做到了。


后记好像一直在讲无聊的私生活,反正也不是正文你们可以跳过(不)。我纯粹是想记下来而已,我已经熬过了这段时间最艰难的时刻,我还活着,并且会活下去。以后也许会有比这更让人难受的时候,也许最好的时光早就过去了。


但人心比我想的要有韧性,不是一折就断。人会自愈,会本能地不去选择死亡。谢谢你们一直在看我的文章,如果看到这里的话,我想说,我可真是个话唠。


Hhhh我想说,愿有家之人幸福美满,途上之人早获归宿。


谢谢支持,有缘再见。


 


201410191717 VAN.



评论

热度(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