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船

全职,盗笔都食

[花邪花] Strawberry

解白棠:

         


          吴邪提着一袋草莓进门的时候就看到解雨臣坐在沙发上悠哉悠哉的看着电视,跟自己家似的。解雨臣听到动静回头看了一眼


         “回来了?”


         “回来了.”吴邪趿拉着拖鞋到厨房里去洗草莓.“刚刚那对话怎么有点妻子盼丈夫归家的错觉....”水流冲刷着草莓,砧板上摆放着一列整齐的草莓蒂,客厅里解雨臣好像笑了一声,好像又没有,水流的声音太响了,听不清楚。


         吴邪端着果盘一走出厨房就看到解雨臣单手撑在沙发背上,托着脑袋,一脸深情地看着他。


         “你….你干嘛?”


          解雨臣眨了眨眼睛,嗔道“夫君——”解雨臣本就唱戏,一声夫君叫得更是百转千回,一吊嗓子还真带了几分女人味儿。


          吴邪手一抖,吓得果盘差点掉地上。


          解雨臣看着吴邪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捂着肚子笑得仰后合。


          果盘被重重地放在茶几上,发出一声哐当的痛苦呻吟,解雨臣非常识时务地换上了一副“有什么好笑的一点都不好笑”的表情。


          吴邪挨着解雨臣坐了下来,“在看什么..”瞟了一眼画面“哟,聪明的一休….解当家你还挺有童心的啊。“


          “挺像你.”


           “?”


          “一休长得挺像你”


          “你不嘲讽我会死吗......”吴邪心累地靠在沙发背上,揉了揉太阳穴。


             解雨臣把电视机的音量调小了一点,“要睡一会吗?”阳光透过窗帘照射进来,盖在人的身上,暖暖的令人生倦意。


          “恩...”熟悉的人熟悉的环境温暖的阳光,使得吴邪一直紧绷的神经能够稍稍放松下来,卸下防备,脑子里的事情很多,细碎复杂大大小小的计划还在不停地反复运转着,运转着,解雨臣把手覆在吴邪的额头上,丝丝凉意抚平了他的烦躁和不安,运转着的思绪逐渐凝固。


         “睡吧。”解雨臣看着吴邪睡梦中才渐渐舒展的眉头,轻轻地给睡梦中的人披上外套。


     .......


           吴邪醒过来的时候,电视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关掉了,屋子里安安静静的,他睁眼盯着天花板,脑子里有些混沌,意识一丝一丝的开始复苏,吴邪活动活动因为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而感到酸痛的颈椎,然后懒散的靠在沙发上发呆,披在身上的外套因为吴邪的动作而滑落到地上,纽扣落到地面发出轻微的响声。


        ”醒了?“解雨臣正在解决果盘里的最后一颗草莓,修长洁白的手指捏着殷红如血的草莓送到嘴里,缓缓地咽下,不发出一点声响。


           啧,人长得好看连吃东西都好看,一个大男人长那么好看干什么....吴邪看着解雨臣,又回忆了一下王胖子吃东西的样子,感叹了一下人和人之间的差距。


      ”想什么呢?“解雨臣冲着发呆的吴邪笑了笑。


      ”没什么。“吴邪伸了个懒腰,两只手搭在沙发背上,”其实我还挺享受的...“


      ”享受什么?“


      ”那种有人盼我归家的感觉.”


        吴邪说完就已经做好了被解雨臣嘲讽的准备,结果解雨臣什么都没说,就问了他一句


        ”要不要吃草莓?“


       桌上空空荡荡只留下一点儿草莓汁的果盘显得分外凄凉.


       ”最后一个草莓都被你吃了,哪来的.......“吴邪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解雨臣的吻给堵住了,解雨臣跨坐在吴邪腿上,手搂着吴邪的脖子,解雨臣用的香水是Jo Malone 的鼠尾草海盐,淡淡的木质香气,温暖干净,令人沉迷,吴邪有点喘不过气,把手揽在解雨臣的腰上,回吻过去。


       交缠的舌嬉戏般的游离着,唇舌间萦绕着,草莓的味道。




                                                                     by解白棠

评论

热度(37)

  1. 鹤船山海夫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