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船

全职,盗笔都食

【双花】万华初生(短完)

青棠欢:

西藏旅行梗,背景设定模糊,基本上是原著向,不过可以自由代入各种设定(๑• . •๑)

  

  日光倾泻下来的时候,张佳乐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把灼热而稀薄的氧气压进肺腑。

  拉萨火车站外,是一堵山壁。小小的,像是旧式庭院的入门山石,虚掩着万千芳华。

  转山转水,转出一整个天地。

  

  从北京走的时候,张佳乐在火车开动的前一秒给孙哲平发了一个短信。

  然后他把手机塞进行李箱的底部,翻下铺,和包厢里一个大学旅行团闲聊。

  传说中最高档的绿皮车走的慢慢的,把时光拉的长长的,好像这是一个没有终点的旅程。

  张佳乐飙着手速,帮刚刚混熟的小伙伴刷着手游记录,不断的bonus,小伙伴嘴巴都有点合不拢了。手机回到主人手里时,小伙伴心惊胆战瞟了一眼记录,喉头一动,咽了咽口水。

  后来火车到青海站时,张佳乐免费蹭了一杯老酸奶。那味道有点美妙,停在张佳乐的记忆里,和一些与花与梦想有关的事情,一起归档。

  

  传说这是一条神奇的天路。

  张佳乐也不知道神奇在哪里。

  他就知道,这一路美得有点惊心。

  他路过很多很多有名的没名的景点,路过一座山头,路过一片湖泊,路过满山的牛羊,路过遍野的油菜花,路过一个日夜。

  然后他终于抵达了以为永远也抵达不了的终点——拉萨。

  他顶着日头摸出手机,看眼时间。

  一条短信安静地躺在那里。

  孙哲平说,我就不陪你去了,在北京,等你回来。

  张佳乐有点动魄。

  

  孙哲平接到张佳乐的短信时,站在北京的人潮里。晚风刮过来,吹开他一身燥热。

  张佳乐说,我要去西藏啦。

  他想起那个人的眉眼。微微上挑的眼角,笑起来很勾人,不笑就有点忧郁。

  去西藏。

  哦。

  挺能折腾。

  随你浪吧。

  反正你知道,我就在这里。

  孙哲平慢慢打着字,不飙手速。

  开玩笑,他是伤员。

  再说,和张佳乐的一切,都要慢慢来。最好慢的天长地久。

  

  张佳乐跟着好像“每次相遇都是久别重逢”大学旅行团的小伙伴们,住进了一家青旅。

  院子里开着格桑花,窗台上摆着观音莲,不远的地方是布达拉宫。

  在拉萨的每一个角落,都能看见的布达拉宫。

  一切神圣的,都值得强势存在。

  嗯,有些人也是。

  西藏的天黑的早,张佳乐吃完晚饭,跟着小伙伴们去看布达拉宫夜景。

  出生在高原的张佳乐,却也是第一次感觉,天幕低沉得这么美。

  好像一不小心呀,这漫天星海就要流淌下来,拂了一身还满。

  

  他们走着走着就走到了布达拉宫。

  光束打在宫殿上,天底山巅。

  说,有个词叫“高山仰止”。

  但是山不高,宫殿不高,却依然“仰止”。

  说,有个词叫“鬼斧神工”。

  但是山石凿穿,宫殿堆垒,事在人为。

  说,有个词叫“造化弄人”。

  但是非自然造化,非刻意弄人,只是时光与宗教赋予的神圣,渐渐不可侵犯。

  后来张佳乐放弃了。

  说,有个词叫“无言以对”。

  

  孙哲平抢boss时,收到张佳乐的短信。

  他说,你一定要来一次西藏,亲眼看看布达拉宫。因为,我已无言以对。

  孙哲平没有去过西藏。

  他果断退了荣耀,去网上down了一张布达拉宫的夜景照,想,张佳乐该是站在哪里看着它呢?

  隔山隔水,千里万里,他依旧能看见张佳乐立在那里,被眼前的一切震撼着。人群从他身旁过,他却一个人独立着,眼睛有点红。

  并非伤心才会落泪,很多时候,只是恰好到了该落泪的点。

  比如灵魂被激荡时。

  孙哲平把布达拉宫设为桌面,回了张佳乐的短信。

  他说,我都知道的。

  

  孙哲平都知道的。

  孙哲平离开的再久再远,也还是知道张佳乐的所思所想。

  他就像永远以上帝视角旁观着张佳乐的一切,心知肚明。

  不过孙哲平肯定不知道,现在张佳乐和一群大学汪,浪荡在拉萨深夜的街头,唱着《月亮之上》,笑着跳着喊着闹着疯着,醉生梦死着。

  两个白人看着他们这群在黑夜里还熠熠生辉的正青春,用不太标准的汉语问:“你们没有高反吗?”

  哟,还知道汉语的高反呢!

  张佳乐仗着进国家队前学的半吊子英语,鬼扯:“No,and never.”

  周围的小青年们陪着他哈哈大笑,个个得色飞上眉角。

  

  后来张佳乐自己打脸了。

  他失眠失到欲死欲仙。

  高反之一,就尼玛是失眠。

  啪——

  张佳乐的耳边,这幻听的耳光声和窗外噼里啪啦的暴雨混为一团。

  西藏多雨,随时下,随时晴。

  第二天一早,天上只有云,没有雨。花叶间,只有微微的润。

  可是那样的夜来风雨,不见落花。

  张佳乐站在那一院的格桑花前,看着那些纤细却直挺的花枝,单薄而稀疏的花瓣,一如既往。

  柔美的外表下却有着这样强大的内心,纤弱的生命却可以克服如此恶劣的环境傲然怒放,生命的韧性与坚强超越平凡,一花足以撑起一世界。

  张佳乐眯着眼,拉萨早上四点的阳光,灿烂的刚好。

  

  孙哲平坐在北京的一间咖啡厅里。

  和所有咖啡厅一样,有点情调,有点人。

  孙哲平说不明白怎么突然想来喝咖啡了,反正就是无所事事。

  他翻了翻手机,看见春日里的照片。

  那一天北京午后,雨过初晴,天蓝的刚好,柳绿的刚好,花开的刚好。

  张佳乐笑的刚好。

  咖啡厅刚好放到那一句:“五月的晴天,闪了电。”

  孙哲平抿了口咖啡,苦,但是醇,有回味。念念不忘的回响。

  

  张佳乐在车上听着老歌。

  很老很老的歌。

  他跟着哼唱,有时候会把词唱出来。

  他唱:“天上的星星笑地上的人,总是不能懂不能知道足够。”

  怎么能足够呢?还欠他一个冠军呢!世界冠军也不能足够,因为那是承诺。

  他唱:“你说你想要逃,偏偏注定要落脚,情灭了爱熄了,剩下空心要不要。”

  下一段他唱不出口,听着那个偏低哑的女声用心良苦地唱:“春已走花又落,用心良苦却成空,我的痛怎么形容,一生爱错放你的手。”

  她唱得耳热,我听得悲凉。

  一车里安静地只剩下张佳乐一人低低的吟唱,大学汪小伙伴们个个睡得熟,罔顾一路入眼山川。

  都说路险景盛,这一路曲曲折折,一公里开了一个小时。

  他看着司机后背湿透,副驾驶上司机的女友兼他们的导游默默拿出毛巾帮他擦干净。

  张佳乐跟着大学汪们闭上眼。

  

  孙哲平很自觉地在夏休期加练着,虽然他也知道,这样的日子没有多少了。

  不过他随身带着手机。

  所以这一个早上,他的加练计划泡汤了。

  张佳乐用微信轰炸,把他手机活活变成震动按摩器。

  “孙哲平!我刚刚看见了雅鲁藏布江!”

  “哦,怎么样?”

  “好细好小。”

  “哈?”

  “大概因为我们在山上它在山下。”

  “哦。”

  “还有啊,刚才路过一段山路,立了个牌子,上面写着:前方路段易发泥石流、山体滑坡、塌方、山石掉落。”

  “啧!幸运E。”

  “滚滚滚!我尼玛还在路上你不要诅咒我!”

  “我是狂剑不会诅咒,而且我想你最近应该没有得罪喻文州。”

  “没有!不对你不要跑题!”

  “不跑不跑,你继续。”

  “刚刚下雨了,我们走在山里,感觉好像是飘在天上,云彩都在我们下面的下面。”

  “挺好。”

  “我看见了好多花,有一种蓝色的,小小的,叫‘勿忘我’。”

  “哦。”

  “前面有个瀑布,我下去玩玩!”

  “去吧。”

  过了一会儿,孙哲平的微信上出现了一张照片,怪石嶙峋直下飞流,张佳乐站在那小小峭壁的顶端,呲牙咧嘴地笑,傻呵呵的。

  孙哲平抬手抹了抹,顺手设了个桌面。

  

  后来张佳乐看见了彩虹。

  他从林芝回拉萨,夏天的川藏公路,过成了春天。一路上花开缠绵蛱蝶翩飞的,张佳乐想回家了。

  他歪着头看着窗外。

  来时路,去时景,别无二致。

  他路过了跑马场,远处良驹低头吃草,栅栏上还挂着同行姑娘系的丝巾,在风中慢慢舒展着。

  他路过跨江的吊桥,常年的雨渍入木三分,走上去摇摇晃晃,却无比令人安心。

  他路过垂立的崖壁,攀爬着藤蔓,那当初沾了雨的那一片横出的枝叶还留在那里,在他掠过的瞬间,轻轻摸了摸他。

  他路过遗落在深山里的鲁朗,就好像是很久远的回忆,带着欧洲田园的安适闲逸。

  他就在这里看见了彩虹。

  从山的这端跨到山的那端,凌驾在整个村落之上,和张佳乐他们平视,开车走了好久也没有走出去。

  张佳乐贪婪而心满意足地看了很久,觉得自己运气很好嘛,看见了这么完满的彩虹。

  

  其实他的好运气才刚刚开始。

  去纳木错的路上,司机和导游都有点担心。

  一路上狂风暴雨的,大夏天冷得快零下。阳光一直躲在厚厚的云里,死活不出来。

  张佳乐和小伙伴们心都碎了。

  但就在他们到达纳木错的那刻起,阳光破云而出。

  那一片蓝色浮在云空之下,远处雪山若淡墨横扫,逶迤一线。

  张佳乐坐在湖边,看着那澄澈而不见底的纳木错,看着天角微微的蓝,看着日光洒的安详。

  走的时候,他捡起一块石头,轻轻而郑重地放下。

  他希望他的一切愿望,终究有一天会实现。

  不多,就两个而已。

  

  孙哲平的朋友圈这些日子一直被张佳乐刷屏。

  各种秀。

  吃的喝的玩的乐的,美景美物美人。

  他觉得自己就这么“被迫”以这种形式跟着张佳乐去了西藏。

  所以张佳乐今天要去布达拉宫内部参观的事情,他才不意外。

  但是,张佳乐还是让他意外了。

  “卧槽!跑死我了!”张佳乐这回直接一发语音。

  “怎么了?”孙哲平有点紧张,张佳乐的声音喘得很厉害。

  “布达拉宫限时参观啊!!!结果我们来晚了尼玛!!差点没进去!卧槽我在大青藏高原上跑了个一千!还是上坡!”张佳乐喘成狗还要坚持抱怨一下。

  “跑得这么狠,再没赶上参观,张佳乐我真想给你颁一发‘最佳倒霉蛋’奖。”孙哲平无语。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没机会了孙哲平!我已经进来了!”张佳乐笑的很嚣张。

  “哦。”孙哲平陪着他轻笑,有点开心。

  一切的过程都不重要,因为有了结果。

  而且终将有结果。

  不过这次孙哲平没有陪着张佳乐参观布达拉宫内部,因为里面——禁止拍照。

  但是张佳乐还是很大方的和他分享了参观全过程:

  “哇塞!这里有点赞!”

  “卧槽楼梯这么窄?什么?防止达赖溜出去私会情人?啧啧啧,达赖好惨,没人权啊。”

  “我去!那里面真的有骷髅?啥?爬上去能和他眼对眼?什么恶趣味!”

  “……”

  ……

  孙哲平表示,他需要在张佳乐脑子顶装一个小型摄像机,不然实在不利于沟通。

  再想想,也无所谓。他知道张佳乐在那里,很开心,也就够了。

  

  要走之前,张佳乐跑到了大昭寺,去感受“神圣的召唤”。

  还是要说荣耀界第一幸运E出了荣耀简直运气爆棚。他一个人什么都没准备甩手就进去了,一进去就碰见一位高僧陪着自家朋友参观,一路上讲解的深入浅出翔实有趣的。

  然而张佳乐确实不太具有慧根。

  总之他就记住了一条:今生的果是前世的因。

  张佳乐认真想了想,觉得自己上辈子干了很多败人品的事,这辈子才连个冠军都拿不到。

  他很失落地跟孙哲平发短信:我上辈子不是好人,这辈子才这么倒霉。

  两分钟后,孙哲平回他:遇见我很倒霉咯?

  张佳乐笑了。

  他听着高僧说:以花献佛,花便是因。

  所求便是果。

  张佳乐又认真地想了想,他觉得上辈子自己一定种了很多很多花,开到这辈子,接出来个果。

  叫孙哲平。

  

  大昭寺外就是盛名在外的八角街。

  据说转经就是沿着这条街转的。

  张佳乐看着那些虔诚的藏民,手上握着菩提子,散步一样地转经。

  转着转着,就跑到旁边的摊子上讨价还价去了。

  是的,八角街就是西藏最富盛名的——购物街。

  张佳乐想起四点的拉萨街头,人们慢慢的走,不慌不忙过着日子。

  信仰就该融入生活。

  一切神圣的都不神秘。

  张佳乐摸了摸兜,荣耀账号卡躺在那里。

  那是他的信仰与神圣。

  触手可及。

  张佳乐觉得自己其实很幸运了,他一直都能坚持自己的梦想。

  还遇见了孙哲平。

  

  最后的最后,张佳乐还是“认真”地回到布达拉宫广场,把转经筒摸了个遍。

  然后跟孙哲平抱怨:“手!都!残!了!”

  孙哲平秒回:左手右手?

  张佳乐默:右手。

  孙哲平回:得,咱俩可是凑一对了。

  张佳乐笑了,在很远很远的西藏。

  孙哲平也笑了,在很远很远的北京。

  

  日光倾泻下来的时候,张佳乐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呸,一嘴灰。

  他想起来西藏的空气,有点稀薄,但是很干净。

  他想起西藏的蓝天,所谓“天若悬河”,大抵就是那样了。

  他想转身,再去买张票,回西藏。

  然后他在人潮里看见了孙哲平。

  就那样手揣着兜看着张佳乐。

  张佳乐踮着脚尖越过重重人群,向他招手。

  孙哲平不慌不忙地走上去,伸手拉下他左摇右晃的手,说:“刚刚一脸嫌弃的表情,什么意思?”

  “北京好脏。大孙,跟我去西藏吧!”

  “刚回来就想着野?没几天就新赛季了。”

  “可是我……”

  “以后陪你去,有时间。”

  张佳乐突然想起,从纳木错回来,同行的小伙伴说,十年后,我们回来照结婚照,好不好?

  会摄影的立马表示,免费拍,保证比影楼效果好。

  大家哄笑,那不能说你技术好,关键是景好啊!

  总之,都很美好。

  张佳乐笑了,点点头。

  然后皱皱鼻子:“北京好脏。”

  孙哲平不说话,默默翻着手机。

  过了一会儿,一张照片凑到张佳乐面前。

  那是他上次来北京打比赛的时候,摸鱼跑出来见孙哲平。

  刚下完雨,天蓝如洗,午后的阳光暖软,还有微风。

  北京春来的晚,如果在昆明,花都谢了。

  但是那天,张佳乐看见了迎春、桃花、玉兰、海棠……

  万华初生。

  孙哲平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偷拍的这一张——

  张佳乐迎着阳光,唇角微微挂着轻笑。

  比阳光暖软,比微风还清爽。

  “北京脏不脏?”孙哲平笑着问。

  “什么啊……”张佳乐一本正经,“现在就是很脏。”

  孙哲平摇了摇头。

  张佳乐往前蹿了几步,回头:“但是呢,你在这里啊。”

  

  转山转水,最终还是要转回你身边的。

  

  ——念念不忘的碎碎念——

  今天的北京就是文中提到的那样,天朗气清惠风和畅。

  可是我走在暖软的帝都街头,总是忍不住想起四年前去的西藏。

  还是想回去。

  也最终还是会回去看看。

  文中的一切都是我亲历的,写起来有点眼潮。

  这篇文算什么呢?《成色》番外?可以这么看吧,也可以当成独立的短完。反正我也不知道自己写了些什么。

  文字本来就是表达自己的心情,嗯。


 

评论

热度(58)

  1. 鹤船青棠欢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