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船

全职,盗笔都食

全职高手同人-叶韩-叶先生与韩先生

顾清持_:

·全职高手同人-叶韩相关


·发糖,老夫老妻傻白甜过过小日子咯


·流水账日常,OOC有


·BGM:Jason Mars-I‘m yours  链接请戳:http://music.baidu.com/song/701682?fm=altg3




叶韩-叶先生和韩先生




——愿陪你直至光阴熬成寸寸灰。




你说爱情是什么。其实大多数时候我们的叶先生和韩先生都不会思考这个问题前者懒得想,而后者则是根本不屑于想,这样的两个人,比起在高级西餐厅里正襟危坐的吃烛光晚餐或者在某个咖啡馆电影院约会,他们宁可蹲在家里的桌子前大眼瞪小眼地吃康叉傅方便面,线上游戏约架线下床上约炮,谈情说爱这种事不适合他们,思考爱情这种事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太闲太空虚。




……哦对了顺便一提,韩先生最喜欢红烧牛肉味的康叉傅方便面,叶先生并没有什么时分偏爱的口味,但他却迷恋韩先生吃剩的那一口面汤。




叶修和韩文清十年的荣耀场纠葛最后以两个人同时退役而谢幕,退役的第二天韩文清就被连人带行李的打包去了杭州,说实话,十年荣耀给他们挣得钱只要不挥霍就足够他们富足安稳的过完下半辈子,但鉴于叶修在兴欣当教练拿薪水,而韩文清拒绝承认自己即将被包养的事实,因此他们开始认真的筹划起了韩文清的职业问题,可是还没等叶修调侃完黑着张脸的韩文清到底是要去当城管还是去搬砖,林敬言一个电话打过来让韩文清去他的公司帮忙,挂了电话我们有着光彩熠熠金字招牌的霸图韩队长一下子就晋升成为酷炫狂霸拽的韩总裁。




韩文清的工作朝九晚五并不繁重,可是不讲究的他和同样不讲究的叶修同居后就过上了顿顿方便面的生活,这样一周以后他才终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尤其是当他坐在沙发上翻报纸,看到一则“一二十八岁年轻白领吃三个月方便面得胃癌”的新闻时,他劈手夺下了叶修的方便面,扔进了垃圾箱,根本不理叶修愤愤不平的要求再喝两口面汤,把那张报纸抽出来,轻飘飘得扔在叶修面前的桌上,叶修扫了一眼,似笑非笑地用两根手指捏起那张报纸晃了晃:“老韩同志,我现在义正言辞地向你提问,那我们以后吃什么。”韩文清看到那醒目的胃癌两个字就觉得扎眼,他揉了揉眼睛,沉声说:“我可以学做饭。”叶修顿时露出了比看见胃癌两个字更惊恐的表情。




这之后韩文清雷厉风行的展开了炸厨房活动,并一次次在废墟上创造奇迹,制造出让叶修叹为观止、不断刷新世界新高度的新废墟,也因此他们过上了早上早点摊,中午吃食堂,晚上叶修坐在电脑前打打荣耀刷刷屏,等韩文清炸完厨房就出去吃晚饭或者叫外卖会来的生活,时间长达半个月。




有的周末他们会一起以叶修厚度堪比太空堡垒的脸皮做盾牌到林敬言和方锐蹭饭,身为新一代好男人的林敬言做得一手好饭菜,一开门香味勾着方圆十里的猫猫狗狗,他们家养了一只漂亮的长毛牧羊犬叫点点,叶修曾经吐槽过这个斑点狗的名字居然被强加在一个牧羊犬身上,韩文清回过头看他一眼说:“点是点心的点。”




去蹭饭的时候的大多数情况都是叶修坐在客厅一边逗点点一边和方锐嘴炮,韩文清靠在厨房里看林敬言做饭,是不是从口袋里摸出张便笺胡乱记上两笔们后来两周之后,韩文清第一次依靠便笺从未被完全炸毁的厨房里端出几盘一模一样颜色发黑具体产物不明的东西时,叶修激动得热泪盈眶,可韩文清依旧板着脸,端起饭碗嚼了两口还夹生的米饭,伸手准备去把东西倒掉去洗碗,然后让叶修去叫外卖,叶修拦住他,没有安慰也没有嘲笑,只是一声不响地把它做出来的东西大口大口吞咽完。




夏天快到了的时候,韩文清开始试着做绿豆汤,他把买回来的豆子洗干净扔进锅里按着网上搜来的菜谱逐步做出了一锅奇怪颜色的液态物,叶修站在厨房外面看着那咕嘟咕嘟冒泡的汤扶额,突然就联想起了童话里老巫婆毒死公主的种种配方。韩文清最终放弃了直接拨通了林敬言的电话,把林敬言的知道攻略逐字逐句记在便笺本上后,那头的林敬言小心翼翼地问:“哎老韩,那汤你自己做的时候尝过了没有?”韩文清迟疑了一下回答:“刚开始的时候有点淡,就加了点糖,后来加完了尝了觉得加多了……”“然后呢?”林敬言又问他。“然后我就加了点盐,但好像也加多了?”韩文清皱了皱眉,林敬言突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再后来呢?”“我就加了点糖啊?”林敬言心中对叶修的同情油然而生,忍不住又问了一句:“然后……?”坐在他身边的方锐突然爆发出一阵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叶修那个老妖怪就被吃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概过了一个月,韩文清突飞猛进终于能从完好无损的厨房里端出色香味道均正常的菜的时候,他对自己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有时候煲鱼汤,他嫌弃菜场处理鱼不太干净就干脆买回家自己折腾,手被锋利的鱼鳞或者不小心被刀划破都是直接在围裙上蹭蹭也懒得处理,最后一整条围裙血迹斑斑分不出到底哪儿是他的血哪儿是鱼的血,叶修看着他端着一锅乳白色的鱼汤放在桌上但手上全是小口子就心疼得要命,最终也只是在餐桌下面轻轻捏捏他的手。




韩先生脸皮薄,叶先生自然是知道的,有些感情心知肚明便好,无需说穿,说出来就太矫情了。




叶修自从看过了林敬言和方锐他们家的点点就一直心痒痒的想养只猫或者狗,名字都想好了,公的就叫叶文文,母的叫叶清清,韩文清听到他的想法的时候翻白眼翻得差点眼珠子都翻不回来,他那天夜里躺在床上恶狠狠地骂:“叶修你丫听好了,你的猫和狗一旦进了这个门,老子立刻就走,死也不回来!”叶修搂着他长吁短叹,言语里还带着对于一去不复返的宠物的几分留恋不舍:“唉媳妇儿媳妇儿别生气,咱不养了还不行么?”韩文清暴跳如雷:“我操谁是你媳妇儿!滚滚滚有多远滚多远!”嘴上这么讲着,第二天下班回来手里就提着两条金鱼和一袋鱼食,后来方锐喊这两条金鱼叫叶叶和阿文。




同居以后叶修才发现韩文清有一些不为人知的习惯,比如说赖床。堂堂霸图前队长赖起床来酷似小孩,裹着被子喃喃地骂:“操,叶修你丫混蛋,再让老子睡五分钟……”——当然,在这种时候把他吵醒问题也很严重,分分钟化身起床气大魔王的某人身边有什么砸什么,砸完了清醒一点才踩着一地狼藉去洗漱。




而最最不为人知的事是,叶先生和韩先生都很喜欢一起挤在卫生间镜子前刷牙的感觉,因为这一幕让他们总有家的感觉——尽管他们甚至都不愿意用同一管牙膏。




韩文清极为厌恶叶修用的竹盐味的牙膏和那种奇怪冰蓝色的漱口水,他坚持使用高叉洁的薄荷味牙膏因为他觉得只有这个才不会让他有一种吃了死苍蝇的感觉,有时候刷完牙叶修会搂着他给他一个早安吻,对着他笑得龇出八颗牙闪闪亮像极了某个做牙膏广告的男星,可本来赏心悦目的情节因为奇怪的牙膏和漱口水味道,只能让他爆出头上的青筋,然后气吞山河地骂一句:“我日!!!”这个时候叶修就会递一杯凉的刚刚好的水到他手上,告诉他:“乖喝水,早晨起床喝喝水清清肠胃咯,你低血糖,我加了蜂蜜。”然后就穿着洗得发黄只能当睡衣的大T-恤,短裤和人字拖下楼买早点,韩文清在门口喊他:“豆浆要淡的,不要甜的。”叶修就揉揉自己睡觉压出来的一头乱发,对他熟稔的比个OK。




再后来叶修淘宝弄回来了一台烤面包机和一台榨汁机,说是外面的早点不干净,天天早起一小时在厨房忙活,为了不吵醒韩文清还蹑手蹑脚关好门,韩文清起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叶修把一片一面烤的微糊的失败品叼在自己嘴里,然后慢条斯理地把烤的松软正好的涂上果酱示意他过来吃,心里某个位置就突然软了下来。




每周五的晚上,叶先生和韩先生会去超市囤积下一周的必需品,风雨无阻。




在超市里,他们会想许许多多的普通夫妇那样,讨论特价产品到底需不需要,家里还缺什么需要添置,偶尔拌两句嘴,亦或是站在冰柜前叶修一手推着购物车一手指着某种极为难吃的三鲜馅速冻水饺对韩文清进行抗议,韩文清扔了一包荠菜馅的到购物车里嘴里说你哪儿来的这么多事儿,又或者韩文清吐槽叶修买酸奶只看特惠装根本不看生产日期保质期,叶修心里想着唉烦死了媳妇儿给张新杰带坏了,顺便同情了一下我们方锐大大和大孙,再或者他就趁着韩文清不注意丢了一盆小小的绿色植物到购物车里,想着把它摆在韩文清电脑旁边给他一个惊喜。下雨的时候因为超市离家近叶修和韩文清也懒得开车,通常是叶修嘴里叼着烟,手上提着购物袋,韩文清拿着伞,寂静无言地两个人一起往家走。




你说爱情是什么?叶先生和韩先生不去想不屑与回答的问题的答案分明就是他们的生活,感情存活在生活的缝隙里没有流逝也没有死去,叶先生和韩先生长相厮守那么多年,无论什么只需要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能彼此理解,好好过罢,人生那么长,能找到相守的人就不易,更被说从身体到心灵都契合,叶先生和韩先生矢志不渝地相信并确定,对方就是那偌大世间对于彼此来说最最特别的人。




韶光长远,平平淡淡才是真。




——愿前途无畏,向阳永为春。


Fin.




-又写日常了讲两句,上次写日常还是去年黑篮绿黄的时候啊……现在看看感觉自己文风变了好多。


-因为之前无非生活是一个系列,这次叶韩的叶先生和韩先生也想写成一个系列啦www


-说不定写成一个庞大的日常系列,脑洞开起来就成了什么【林先生和方先生】【喻先生和黄先生】【孙先生和张先生】啥的


-拖延症晚期我就说着玩玩……感谢你们看到这【鞠躬









评论

热度(71)

  1. 鹤船派_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