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船

全职,盗笔都食

【伞修橙|一发完结】时光会记住那些岁月

年玖玖: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意识流,半夜发大概也没人理Orz


#


  苏沐橙做了一个梦。


  那时她还小,三个半大的少年努力维持着温饱,挤在一间不大的出租屋里,每天转过身就基本上要撞到墙上。


  出租屋是个小平房,一室一厅,没卫生间没厨房,上厕所要跑到离屋子七八十米开外的公共卫生间,做饭倒还凑活,用的是房东留下的炉台,就摆在客厅,苏沐秋拉了个帘子,算是人工隔离出的厨房。


  屋子里唯一的那间卧室自然是沐橙的,说是卧室其实也不大,摆一张单人床和书桌,基本上就满满当当了。


  叶修和苏沐秋这两个少年,最开始是挤在可以拉开当双人床的沙发上,可耐不住两个青春期少年疯一样的拔个速度,后来又填了个行军床,便也算是睡下了。


  整间屋子里看起来最整齐的,倒反倒是摆在门口的电脑。
  配置并不高端的电脑,却很长时间是这个小小的家唯一的经济来源。


  那是一间在梦里泛着淡淡暖光的屋子,即使那里的一切都看起来拥挤而又艰难,但有些东西,温暖的并不是富丽堂皇的装潢,而是永远都回不去的记忆。


  苏沐橙记得那时候,叶修刚住进来时荣耀还没有开服,两个少年时常挤在门口的电脑前,叽叽喳喳的讨论在哪个游戏的哪个地方能赚到钱,然后手底下噼里啪啦,苏沐秋有时也会注意到从屋门口偷偷往外看的沐橙,就会佯装生气见她回去学习,之后屋外的声音就会明显低下好多,隐约听见叶修调侃苏沐秋说,沐橙可比你有文化多了,亏你还是当哥哥的。


  那时的视野苏沐橙总是记得很清楚,阳光从窗户里撒下来,落满两个过分早熟的少年的背上,他们年轻张扬的头发上泛着金光,世界仿佛就是那么小,两个少年站在那,就撑起了苏沐橙的整片天空。


  没错,苏沐橙的世界就是那么简单,她从不在乎多么有钱,同学们之间炫耀般比拼的衣服鞋子的品牌在她眼里都毫无意义,她只要想着回去家,那间不大的屋子,有两个少年冲着她笑的温柔,她就觉得不管去面对什么,都好像是充满希望。


  那时的日子到底有多困难,苏沐橙不知道,因为两个少年从未让她饿过一顿饭,时不时也总能拿到新的衣服,苏沐秋见她穿好就满意的点点头,说这才像是女孩的样子嘛,一旁的叶修就笑,哎呀呀我们家沐橙幸亏不像你,你俩真是亲生的?


  那时的一切好像都已经变成了一帧一帧慢放的电影,不紧不慢的走向结局,走向早就注定无可挽回的结局。


  苏沐橙记得那一场暴雨,她睁着眼睛像是在听一个玩笑,白袍的医生问她是不是死者的家属,两个字在她脑海里晃荡来晃荡去始终不能停在一个准确的位置,她认识那两个字,也知道他们的含义,可是她无法想象这其中有什么关系。


  她记得叶修紧紧攥着她的手,没比她大多少的少年好像已经变成了必须独自承受一切的大人,他说医生不好意思,我能代签么?


  白大褂皱着眉摇头,死者的家属是谁?


  死者。


  啊,没错,死者。


  这个世界总是那么简单,幸福永远不会所有的代名词,悲伤总会降临在任何一个人身上,苏沐橙庆幸的是,还好叶修还在,还好那个少年依旧还是在撑着自己的半边天。


  最开始的那几年,苏沐橙有时也会半夜惊型,望着天花板发呆,那时他们已经搬离了小小的平房,有一间两室一厅的出租房,有卫生间有厨房,不久之后,叶修就可以领到作为职业选手的工资,虽然也不算太多,但比他们早年要好的多。


  所有的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一个人的离去也许会改变一些什么,可是不可能改变这个世界终究会往前走的这个事实。


  再后来几年,他们凑够了钱在墓地为苏沐秋买下了一个位置,下葬那天叶修拍了拍冰凉的墓碑说,这位置有网,适合你。


  一旁苏沐橙笑说叶修哥你这么说我哥真的会打你啊,叶修也笑,那就让他来,我等他。


  那时苏沐橙看着那块墓碑,阳光撒在上面,原本冰凉的石头就好像也开始温暖,一旁的叶修微垂着头,眼里也是落满了阳光。


  那瞬间莫名和年少的一幕的重叠,时光他留住了一方,却没有改变最本质的一切。


#


  苏沐橙睁开了眼。


  床头的日历上是今天的日子,4月5日,清明节。


  她有些恍惚,好像是把自己不长的二十多年又过了一遍,年少的一切都还历历在目,就好像昨天她才从苏沐秋手里又接过了一条新裙子。


  门外有人敲门,“沐橙?起床了么?”


  “啊!起来了!”


  “我们在门外等你啊。”叶修说,“老板娘买好早饭了。”


  “知道啦,我一会就下来。”苏沐橙回答。


  苏沐橙下床拉开窗帘,被屋外的阳光刺的微微眯了眯眼,她有些惊讶,这些天天一直阴着,陈果还担心清明这天会下雨,没想到却是如此晴空万里的天气。


  窗户边的柜子上放着一个相框,两个半大的少年把少女围在中间,笑的有些傻气,背景是那间小小的出租屋。


  阳光把相框照的有些晃眼睛,苏沐橙伸了伸懒腰,“就来看你啦,哥。”


  她知道人生总会有这样那样的不完美,也许曾经的失去让她绝望,但所幸她现在依旧站了起来。


  而那些流淌在回忆里的一切,就像那间小小的出租屋,那条新买的裙子,那台旧配置的电脑,都会被岁月镀上美丽的金色,然后时光,会将这一切,永远铭记。


——————————————


我放着该更的文不更突然爆发写了这个…大概是因为被满首页的清明祭文刺激到了吧😂😂


伞修橙意识流…反正每次写意识流我都不知道我自己在写啥…困死了我睡觉去啦……


明天我争取更浴室里的男朋友……😂😂

评论

热度(23)

  1. 鹤船年玖玖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