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船

全职,盗笔都食

【修伞】星光

-落殞-:


 修伞注意!修伞注意!修!伞!注意!


写给@遥祭昔颜  大大和澈澈的生贺w
 简直要给自己的智商跪了orz逻辑有问题设定有问题ooc巨多就请不要嫌弃了orz


耍流氓的ABO


根本不知道在写什么鬼系列【以及我写完发现我其实应该写哨向才对……


最后,晚了俩小时……
 生日快乐!


————————————


《【修伞】星光》




  “最近的训练怎么觉得好像轻松了很多?”晚饭后的自由时间,苏沐秋坐在单杆上,低头看着靠在一边偷偷抽烟的叶修,“又抽烟,回头让人抓到了,又要关你禁闭了。”


   “怕什么,又不是不给饭吃。”叶修把烟叼在嘴里,反手撑着单杆也坐了上去。他侧过头去看夜色下的苏沐秋,不由地感叹道:“真不可思议。”


   “什么不可思议?”


   “你一个Omega居然也能跟上训练,成绩还碾压了这里一群Alpha。”


   “呵,我是谁?”苏沐秋自信地笑着,抬头仰望着天空——碧空万里,群星闪烁,“我可是苏沐秋,有什么事我是做不到的?”


   他的口气里慢慢的都是自信,甚至是自负,兴许让旁人听来颇有不满。


   但他就是有这个资格。


   12岁性别觉醒后靠着信息素抑制剂掩盖自己是个Omega的事实进入军校,跟叶修他们一起成为同期最优秀学员,即便最后不小心暴露了自己的性别,却依旧倚仗着够硬的实力在一群Alpha里面站稳了脚,说服了校长让他留下继续学习。


   叶修当初刚知道他的性别的时候真的吓了一跳,倒不是看不起他是个Omega——谁见过这么彪悍的Omega?他只是担心苏沐秋,毕竟他们所在的这个军校里,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只收性别是Alpha的学生,万一有个什么差池,苏沐秋再厉害,也招架不住这么多Alpha——生理构造造就的本能和天性,很多时候并不是单靠意志就能控制的。


   不过好在苏沐秋的发情期一直很稳定,一年两次,连日子都是固定的。每到这个时候,他也就借势请了个长假回去休息,这么些年倒也没发生过什么意外。


   叶修满脑子都是他们这几年的一些琐碎的回忆,一边漫不经心地说道:“是是是,苏大大你最厉害了,就是比我差点。”


   “我哪里比你差了!”苏沐秋不服地反驳道。叶修盯着他看了好长一会,突然猥琐地笑了,好看的唇形动了动,冒出了三个字,“生殖器。”


   “……靠!”


   “认命吧这就是性别差异。”叶修说着,飞快地掐了烟翻身下了单杆跑了。苏沐秋反应过来立刻追了上去,“叶修你有种站住别跑!我们单挑!”


   “得了吧,夜视能力比我屌了不起哦!我傻才在大晚上跟你单挑!”


   


   他们宿舍都是一起的,四个人一个宿舍,上下床。叶修和苏沐秋一个床,对面是韩文清和吴雪峰。叶修不用说,苏沐秋是他在这学校认识的第一个人,从认识的那一天起两人就一直都是处于一种同进同出的状态,苏沐秋在这学校的安全问题,叶修其实是付出最多的。不只是他,韩文清和吴雪峰在这件事上也帮了不少忙,也正是因为有他们三个人在,苏沐秋这些年在学校才能过得这么舒坦。


   这些苏沐秋都知道,但他除了心怀感激,也没有多说什么——从他敢把自己置身在一个周围全是Alpha的环境里就知道,性别对他来说,从来都不是服软的借口。与他而言,似乎他生来就应该是个和叶修他们一样站在世界顶端的角色,无关性别。


   六月的热浪已经渐渐逼近,宿舍里几台风扇已经开始孜孜不倦地工作运转着。吴雪峰洗完澡光着膀子走出了,就看见韩文清也是光着膀子在地上练俯卧撑,而苏沐秋和叶修两人以及其相似的姿势摊在床上,“总觉得看着你们就已经感受到了夏天的热量。”


   “可不是,都热死哥了。”叶修不停地拉着领口给自己散热,“这学校怎么就没空调呢?”


   “那么热还把自己包得那么紧,你活该。”上铺的苏沐秋悠悠地回了他一句。


   “说的好像你已经脱光了似的。”


   叶修的话刚说完,苏沐秋突然从上铺翻了下来,光着个上半身躺倒叶修身边,“好热,你快往里头挪一点。”


   “哟,老苏还真是,怎么晒都晒不黑。”吴雪峰一边擦着滴水的头发,也跟着坐到叶修的床上。


   “喂你们!热不热啊挤一堆!”


   韩文清在一旁做完最后一组俯卧撑,看了他们三个一眼,习以为常地拿过衣服毛巾进浴室了。


   “话说还有一个多月就毕业了,你们有什么打算吗?”吴雪峰把毛巾挂在脖子上,看着床上挤成一团的两个人。


   “还能怎么办,部队怎么安排怎么来咯。”


   叶修估计是被苏沐秋闹腾得热得受不了,推开人坐起来,三两下也把自己上半身扒光了——这里的人都是高强度训练出来的,叶修那六块腹肌放在这里根本就不够看。


   “谁跟你说这个了,我是说你们啊,你和老苏啊!”吴雪峰指了指他,又指了指苏沐秋,“等毕业了你们也都十八了吧?你什么时候把老苏标记了啊?”


   “哈?谁要给他标记?”还没等叶修说话,苏沐秋就先不干了,“谁要给一个近身格斗成绩还不如我的人标记。”


   “不是吧叶修你居然打不过沐秋?”


   “我不过就是这个月测试比他少一分吗!”


   “沐秋不给你标记?真是喜闻乐见。”韩文清冲了个澡出来,听着他们聊天也插了一句,其结果就是大热天的他们两个直接在宿舍里就掐了起来。


   吴雪峰和苏沐秋淡定地坐在一边看戏。韩文清和叶修干架几乎是这个宿舍每天必演的戏码,每天都要折腾到隔壁宿舍过来“劝架”,最后甚至传出去了韩文清和叶修完全不对盘,虽然住在一个宿舍但其实却是世仇之类乱七八糟的谣言。不过在吴雪峰和苏沐秋他们这俩围观的人看来,他们连个纯粹就是皮痒肉痒不打不痛快,而且越打关系越好。


   “唉又着么闹腾,待会隔壁张佳乐又要过来了。”苏沐秋开了灌橙味汽水,看着叶修被韩文清摁倒,愉快地给韩文清点32个赞。


   “话说你真不给叶修标记?”吴雪峰看着他,突然问道,“也不是说你是Omega就一定要被标记,只不过我觉得,以后如果你还继续留在部队,那样子你会安全一点,毕竟我们没办法一直这样护着你。”


   苏沐秋盯着自己手中的汽水,沉默了一会才开口:“我知道,反正我们还年轻,再拖几年也不是问题。放心吧,真到了那种时候我也不会逞强的,反正是他的话,我还真不介意被他标记。”


   吴雪峰看着苏沐秋那满脸写作“幸福”读作“秀恩爱”的笑容,忍不住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太瞎眼了,你们还是赶紧扯证去吧简直不给单身狗活路。”




  苏沐秋这会一口一个“我们还年轻”,但有句话是怎么说来着?该来的总会来,该把持不住的时候还把持那简直就是丧心病狂不是男人。


   毕业礼那天晚上,在吴雪峰主谋,张佳乐帮凶,韩文清默许和众多看戏的联合之下,苏沐秋和叶修两人喝得飘忽飘忽地相互搀扶着回了宿舍,然后在种种不可抗力之下干了个爽,甚至因此搞得向来发情期稳定的苏沐秋提前进入了发情期,于是两人直接在宿舍里整整搞了一个星期,同时搞得整栋宿舍楼一群Alpha都在暴动。


   等他们从宿舍出来的时候,同楼层大部分人都已经搬走了。吴雪峰窝在隔壁宿舍,听见动静跑了出来,随后跟叶修大眼瞪小眼看了一会,两人同时向对方伸出手:


   “份子钱!”


   “喜糖!”




  其实毕业对他们来说,生活并没有多大的改变。进了部队之后每天的生活和之前在军校的生活并没有多大的差异,唯一不同的,大概就是精英部队待遇不同——他们的宿舍是二人间,而叶修和苏沐秋通过种种手段,最后终于愉快地一起住到了一起。


   平静的生活大概过了一年多,一直紧张的局势终于还是走到了不得不开战的地步,而这一战一打就是两年多,而且至今还没有要结束的盼头。


   苏沐秋的妹妹苏沐橙高校毕业后也进了部队,在后勤部,苏沐秋不允许她上前线。叶修嘲笑过他过分保护她妹妹,不给上前线可以理解,但非要让人家呆在后勤部当个无所事事的文员,叶修觉得这简直是在浪费人家青春。


   不过苏沐秋对此的解释是,办公室一般都是Beta,而且现在这状况男的都上战场了,所以苏沐橙的人身安全值高。


   “那你还不给沐橙找男朋友了?”


   “沐橙要男朋友?我们身边这么多精英,她看上哪个我帮她绑过去。”苏沐秋表示已经全部计划好了不用东西。顺便一提,苏沐橙的战斗值在苏沐秋和叶修两个人鬼畜的锻炼下其实单挑一个普通的Alpha也是没问题的……


   其实叶修更想吐槽:你自己一个Omega整天扎在Alpha堆里,身为你的A我压力很大的啊!不过当叶修这么跟苏沐秋说时,苏沐秋笑着吐了吐舌头,“压力很大?那我们回头去医疗院那边把标记消除掉咯。”


   这话说完苏沐秋被叶修摁着暴揍了一顿,揍完了叶修紧紧地把人抱在怀里,“这种话以后不准说,开玩笑也不准。”


   苏沐秋觉得自己这一顿打挨得挺委屈,不过是一句玩笑话,叶修居然揍得他连笑都觉得嘴角疼。于是他推开叶修,“躺平,给我揍回来我就答应你。”


   隔天黄少天他们几个看到他们两个都是脸上挂彩,还以为他们半夜跑出去被打劫了。




  再往后,战况持续升级,叶修他们这些在前线的,几乎每天都要听到一些熟悉的名字战死沙场或因伤被抬下前线。


   那天晚上,叶修饭后跟苏沐秋一起在营地里巡逻,抬头看到依旧是很多年前他们在军校里抬头看见的那片星空,不由地有些感慨。


   “怎么感觉好像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是啊。”叶修偷偷点了根烟,“等战争结束,回学校看看如何?”


   “好啊,听说这几年的学生都挺厉害?”


   “不,我其实只是想拖你去我们原来那宿舍干一发。”


   苏沐秋剐了他一眼,“龌蹉。”




  那晚之后,苏沐秋接了个任务。


   上头觉得这场战不能再这么打下去,援军也已经到了,而他们现在需要一个突破点。


   叶修问过苏沐秋上头给他下了什么命令,苏沐秋想了想告诉他:大概就是,潜入敌营,扔几个炸弹炸了人家后院,然后你们乘机上,具体你去问少天啊。


   当时的叶修并没有多想,只是顺便提醒他,发情期快到了,这几天该准备去申请休假了。苏沐秋嘴上“嗯嗯”应了一声,笑笑没有说话。


   一周后,苏沐秋他们这支突击小分队在凌晨出发,出发前他异常地推醒了叶修,搂着他脖子跟他交换了个绵长的吻,直到吻到两人都气息不稳才分开。


   “保护好自己。”


   “嗯。”


   苏沐秋点了点头,起身离开,最后又驻足了一下,他转过头来,冲叶修笑了笑。


   “阿修,我爱你。”


   他很少这么叫叶修,大部分时候都是在他和叶修厮混在床上,被折腾到受不住了,叶修才能听到苏沐秋用及其低的音量这么称呼他。所以叶修愣了一下,脑子里想着嘲讽人家两句,嘴上却下意识地回了一句“我也爱你”。


   直到很久以后,叶修开始庆幸自己当时是这么回应苏沐秋的,而不是真的如他想的那样去嘲讽。


   长达四年半的战争结束了,他们这一方夺回了被占领的城市。敌军被赶回了他们的国家,不久后,他们发表了声明,宣布投降。


   而那支去创造突破点的突击队,肩负着重任,虽然伤亡严重,但最终还是不辱使命。


   黄少天是所有活着的人中伤得最重的那个,被抬回来的时候几乎快看不出人样了。但他一直拒绝昏迷,连进手术室急救打了麻醉都不能让他陷入沉睡。


   他一直瞪着眼睛,嘴里含糊着念着要找叶修。


   叶修是在两天后的深夜才匆匆赶过来的,他站在黄少天的病床边,看着他裹着的那一身刺眼的绷带纱布,沉默了很久才开口,“我知道你要跟我说什么,好好休息吧,这件事,就别告诉我了。”


   黄少天眼底早已经通红,嘴唇抖了很久,才破碎地抖出三个字,“对不起。”


   “有什么好对不起的,我们是去上战场又不是过家家,这种事早就做好心理准备了。”叶修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文州伤得不重,估摸着过几天就会偷偷跑过来看你了,你最好趁他过来之前好好休息,看你现在都什么样子。”


   叶修说完,摸了摸口袋掏出烟盒,然后走出病房,寻思着找个地方抽根烟。


   他知道黄少天想说什么。


   从他们到部队报道的那一天他们就已经做好了思想觉悟,很多状况其实他们都已经预料到了,心理建树这种东西,叶修自认为他从很早之前就准备好了。


   他找了个角落点了根烟,烟雾缭绕模糊了他的视线。他突然摸了摸自己的胸口,按理说他标记了苏沐秋,如果苏沐秋真的已经遇到什么不测,他不应该一点感觉都没有啊。


   所以,他只是还没回来而已,对吧?


   叶修掐了香烟,烟蒂扔在地上踩了踩。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脸,转身准备回到他的岗位上去。


   不管如何,战争结束了,所有牺牲都没有白费,那就足够了。


   就是叶修习惯性抬头去看夜空的时候,这夜却见不到星光。




  善后的工作比想象中进行得更快,城市修整重建,逃难的居民陆陆续续往回迁徙,一晃几年过去,战争的伤疤似乎已经渐渐被这时光磨平。


   苏沐秋一直下落不明,没有声讯,也没找到尸体。


   战后的第一个五年,在他们当年夺回来的那座城市里,政府拨款建了一座烈士林,所有战死的人的名字都在,除了苏沐秋。原因在于,民间一直有这么个传言,当年他们之所以能打胜战,是因为敌军那最精英的那支Alpha部队突然暴动了,有人往他们部队里扔了个发情状态的Omega。


   而苏沐秋是个Omega。


   当年和苏沐秋同个部队的,那些活下来的人很多都已经退役开始了新的生活,却因为这件事又一次聚集起来。他们一直试图为苏沐秋辩护,尤其是黄少天,据说他在冯宪君办公室里喋喋不休吵了一个下午,但最后还是被“礼貌”地请了出去。


   寥寥的几个声音根本说不过民众。


   倒是叶修,这件事从发生到最后不了了之,他连个屁都没放。直到苏沐橙被传言气得回家躲在房间里哭,他才隔着门板,叹了口气跟苏沐橙说,“你要相信你哥。他就算是在发情期,只要他不愿意,就没哪个Alpha能近他的身。”


   “我知道,”苏沐橙的声音传了出来,“我都知道,我只是觉得,这世界太让人心寒了。”


   一个理应被人崇敬的英雄,最后沦落成人家茶余饭后的笑料。


   “我倒是觉得挺好的,”叶修在靠着墙站在门外,“烈士林里的名字都是死人,你哥的名字不在里面,说明他还活着。”


   房间里的苏沐橙沉默着没说话,叶修也不管她,继续自说自的。


   “那可是你哥,真当我们当初在军校那些第一都是瞎猫撞死耗子得来的?别因为他的性别就看轻他,他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要强大。”叶修不知道他到底是在安慰苏沐橙,还是说服自己,他只是下意识地把自己这些年心理的那点希望说出来,“当年搜遍了废墟都没找到他的尸体,你真觉得一场爆炸能把人炸得连碎末都找不到?又不是核爆。”


   房间门“咔哒”一声打开了,苏沐橙红着眼睛走了出来,“那他为什么不回来?”


   叶修笑了笑,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他现在是死了那些人都能这么编排他,如果他活着回来了,你觉得大家会怎么说他?”


   “他不会介意这些……”


   “对,他不会,可是他怕你我因为他受到影响,尤其是你,懂吗?”叶修深吸了一口气,莫名地鼻头一酸。然后苏沐橙突然发现,叶修眼底浮起一层薄薄的水雾。


   “搞得我都有点想他了,真不让人省心。”说着叶修揉了揉眼睛,抬腿往自己房间里走。


   如果真的还活着,那差不多该捎个信回来了吧。




  周泽楷退役后跟江波涛合伙开了间咖啡厅,店里请了一群帅哥美女当服务生,也算是这个咖啡厅一大特色。


   周泽楷当年在战争里受过伤,直到现在都不太能干重货,加上他那性格,很多时候他都是挂着老板的名号,杂碎的工作扔给江波涛,自己坐在店里的一个角落里当移动招牌。还有就是,每个周末都要出门一趟,去看望住在离他们咖啡厅不远的一栋公寓里的苏沐秋。


   苏沐秋当年撤离的时候是他带队去接应的。周泽楷到现在都还记得,当时重伤的苏沐秋直接一头栽进他怀里,明明已经满身鲜血,但信息素的味道却浓重到差点让他这个长这么大没怎么接触过Omega的Alpha差点也跟着暴动了。


   作为知情者,周泽楷和江波涛一直觉得,那是一个很残忍的命令,利用药物让苏沐秋提前进入发情期潜入敌军内部,最重要的是上头根本就没准备给苏沐秋活路出来,虽然让他们过去接应,但事实上当时爆破时苏沐秋根本还没出来。


   黄少天后来一直觉得他愧对叶修,他是在按下了引爆之后才知道苏沐秋还没出来。


   也许在所有人看来,一个发情的Omega根本不可能在扰乱敌军后还能自己走出来。


   可是苏沐秋就是做到了。


   周泽楷到苏沐秋家门口时并没有敲门,而是直接掏出钥匙开门——战争也给苏沐秋留下了伤疤,他的腿脚有点不太利索。


   他一直不肯回去。战争结束后他换了个名字,在这个小城市里定居了下来,靠给一个杂志社写稿子谋生。


   有时候,苏沐秋觉得自己其实就只是在置气,国家给了他这么一个命令,他作为一个军人只能执行。苏沐秋是个优秀的军人,所以这么恶心的一个命令他也按照要求执行了,可他也是个男人,他有他的尊严。


   更何况,他做出了牺牲,可给他这个命令的人和组织最后连为他辩护都不肯。


   江波涛过来的时候,苏沐秋和周泽楷正坐在客厅里,前者端着后者带来的点心,正愉快地跟周泽楷讲工作上的一些趣事。


   江波涛坐到周泽楷旁边加入了聊天,多了一个能说会道的人,聊天的氛围比刚刚苏沐秋自己一人讲要有趣多了。聊到最后江波涛突然提到,“烈士林的事,你听说了吧?”


   “听说了,”苏沐秋笑了笑,“还好我当年在部队的时候脑子里除了热血啥都没有,不然当年那命令我听了,估计该打滚说不要吧?”


   “你这说的,”江波涛被他逗乐了,不过话锋一转又把话题带了下去,“话说,你就真的,下定决心不回去了?”


   “不了,现在回去的话对叶修他们更不利,”苏沐秋看着手里的蛋糕,沉声说道:“听说他最近换了工作?”


   “给叶修,报平安吧,至少。”周泽楷突然开了口。苏沐秋有些意外地看着他,后者想了想,继续说道:“他一直,在等你。”


   苏沐秋突然觉得有些想叶修,特别特别的想,想他们当初在军校的生活,想他们第一次结合,想他离开前跟叶修说“我爱你”……


   他们一起在和平的年代里成长,一起经历了战争,然后他变成了“死人”。


   “再给我点时间吧,等我自己想开了,就偷偷回去看他和沐橙。”他明明知道这都不算事,可他就是把自己绕进了奇怪的牛角尖里。


   江波涛看着苏沐秋靠着沙发靠背盯着天花板发呆,伸手拉了拉周泽楷示意他离开,留时间和空间给苏沐秋自己去想。


   苏沐秋一直就这么坐在沙发上,直到夜幕降临,他突然侧头看向窗外,看着夜空里零星地闪烁着星光,突然无声地笑了。




  一个月之后,叶修突然收到一封信件。


   信封上只有他的名字和地址,没有署名,但叶修却一眼就知道是谁寄来的。


   信里就只有四个字,简单利落:


   一切安好。




-END-





评论

热度(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