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船

全职,盗笔都食

猫咪收集

寂羽:

·突发脑洞摸一发 


·伞修橙/伞修伞


·梗都来自猫咪收集


 


 


文/寂羽


 


 


 


苏沐橙下了一个叫做猫咪收集的游戏。


“群里安利的!特别好玩!”


“群里?”叶修看了眼难得安静如鸡的荣耀联盟选手群。


“不是大群,是女选手群。”苏沐橙原本趴在他床上玩手机,闻言就撑起身子看他的电脑,“来看看嘛看看嘛!”


“……好好好,我看看。”就说这种东西怎么会出现在选手群里,叶修转身探头过来看她的手机屏幕。


一只猫两只猫三只猫四只猫五只猫。


一只在走廊上滚来滚去地玩球,一只顶着个塑料袋,一只钻在猫爬架里露出一双爪爪一个脑袋瓜,一只躺在狗尾巴草下面睡得正香,还有一只坐在猫树顶端眯着眼睛。


谜之萌。


叱咤全荣耀的教科书大神觉得自己心口中了一箭,他眨眨眼思考了两秒钟要怎么表达这种奇妙的感受,然后张嘴说了一个字:“哦。”


“……”完全误解了他意思的苏沐橙想揍他。想揍他的苏沐橙咬了咬牙。咬了咬牙的苏沐橙看了眼屏幕上的猫咪决定看在萌物份上不跟他计较,漫无目的地退出了游戏又重新进了一次,然后一眼瞄到了右下角的新鱼干提醒。


“啊啊啊7金!花花你太棒了我太爱你了!”


叶修拿余光瞥了眼在自己床上毫无正形四下乱滚的联盟女神,默默开着小号上了网游。


如果这游戏能让她暂时忘掉前几天的心塞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是的,半年前刚刚加入嘉世的十九岁的苏沐橙很心塞。


她用了三年多的蝴蝶结头花莫名其妙不见了。


三年前她十五岁生日的时候苏沐秋送的。


那是个没啥特别的卡其色蝴蝶结,路边小饰品店里的常见款式,不过几十块钱的头饰对于那时候的他们来说也是一笔相当数额的开支了——何况手头虽然拮据但是苏沐秋的审美一向完胜叶修,生日礼物一拿出来下一秒苏沐橙就扑到了他怀里,那之后上学放学几乎天天都戴着,宝贝得不行。而苏沐秋去世之后这份喜爱里还多添了思念逝者的意味,重视程度自是有增无减,用到橡皮筋都松了也舍不得换,直至后来已经不差钱的嘉世小队长也看不下去了,说我买个新的给你好不好?苏沐橙没点头也没摇头,想了想说那你帮我买条新的橡皮筋吧,最简单的那种就行。


这样的要求叶修当然无法拒绝,很快就跑去楼下按要求给她买了几个橡皮圈,结果又过了几天之后就看着苏沐橙把那个卡其色蝴蝶结换到了新的橡皮筋上,绑在头发上一跳一跳的,生机蓬勃光洁如新。


就算到了现在,这个过了几年之后已经开始显得有点旧的蝴蝶结依然时不时出现在她头发上,直到几天之前像是人间蒸发一样忽然就消失了——苏沐橙找遍了自己房间以及叶修房间的每个角落仍然一无所获,心情极度郁卒,直接表现为队内一对一训练的时候毫无预兆地大爆发了一回,把除了叶修之外的嘉世队员从上到下统统虐了一遍。


唉。别人不知道,不过叶修可是非常清楚内情的,眼下苏沐秋撂挑子撂得那叫一个痛快,他只能取而代之迎难而上安抚安抚苏大小姐了:“过两天我给你重新买一个……”


回答他的是苏沐橙的一声喊。


“为什么又是那只胖喵!我要没金鱼干买罐头了啊!!”


“……”叶修无语了。


“啊,找不到也没办法……我没事啦真的。”苏沐橙喊完才反应过来叶修说了什么。弄丢了宝贝的东西固然是很心塞没错,但是心塞了这么几天也差不多过去了,偶尔还是会心心念念地想一想,但是也只余下了惋惜的心情。


何况眼下还有这么一群猫咪,润物细无声地治愈了她的心。


“看看!昨天晚上刚开的新场景!”


“我想买那个被炉啊呜呜呜没钱啊!”


“胖喵我决定了你就叫大肥吧!”


“哈哈哈哈哈我不行了这老鼠玩起来怎么这么猥琐……”


“……”叶修看着她屏幕也扶额,这姿势真是各种无法吐槽,“哎你之前不是有十几金来着,用了?”


“是啊买了金鱼缸。”苏沐橙拨着场景给他看,“多可爱!”


“你不是要存金鱼干买被炉?”


“可是这个可爱啊!”


“好吧……”


苏沐橙从未停止过给他买安利的尝试,刚出道没半年的小姑娘青春洋溢活泼漂亮技术拔群,跟嘉世上下一票人都处得很好,偏偏到了晚上几乎都往叶修房间扎,实在是以前的几年里太适应这种朝夕相处的日常了。叶修自己不用手机,不过苏沐橙成天挂在嘴边的东西他也是有兴趣知道一下的,这么几天下来他光用听的都已经清楚这游戏的各种细节了。


“猫都可以自己起名字?”


“是啊所以才好玩嘛,可是还有几个我想不到该叫什么呢。”苏沐橙点开游戏再点开猫咪图鉴,把已经出现过的猫一只只翻给他看,“你看这只?”


画面上是一只灰色斑纹的白猫,团成一团显得很从容不迫的样子。


“这个挺像那谁啊,”叶修想想,“霸图那个新人牧师叫什么来着,哦,新杰?”


“噗!”苏沐橙喷了,迅速点开输入框把名字打了上去。


“原本我还不觉得像的,你这么一说简直越看越像……”


“是吧?我就说像。”


十分钟后。


“啊啊啊啊啊叶修!”本来已经回自己房间去的苏沐橙捧着手机推开他房门,“新杰送了我一个安全臂章!”


“还真是像……”叶修这下真为自己的起名艺术折服了。


 


那之后,又过了几天。


苏沐橙如法炮制,为另外几只猫咪都想到了名字。


“这么多只你认不认得出来?”


“认得啊!”苏沐橙笑嘻嘻地一只只数过去,“这个是花花,这个是奶油,这个是年糕,这个是灰灰……”


“厉害。”叶修夸她,“治好了脸盲。”


“起名字治脸盲哦,真的!”苏沐橙看看他,又垂下眼看着三层的猫爬架上睡觉的磨爪的晒太阳的猫咪,“多叫几天都要叫出感情来了——老是想着今天又有谁没来,然后就记得拿他喜欢的玩具引他来了。”


“嗯。”


“不过还有几个不知道长什么样子呢,还没来过。”苏沐橙翻着猫咪图鉴,几个空白的小方框标着问号,显示这种猫咪还没有出现过——她苦恼地托着腮想了想,片刻之后摔到了叶修的床上装死,“不知道他们喜欢什么玩具呢啊啊啊我又要没钱了啊啊啊啊啊……”


“总会来的。”叶修噼里啪啦继续荣耀,叼着烟吞云吐雾口齿不清。


“也是。”


结果这次又被他说中了。


“看!新的猫咪!”训练中场休息时间苏沐橙打开手机添猫粮换玩具收鱼干,腾一下就跳起来把手机递给他看;叶修刚刚指点完队员得了空,于是几步走到了她身边,俯下身去看。


果然是只到现在才第一次出现的猫咪——浅茶色间着白色的毛,惬意地揣着爪爪坐在猫爬架最高的那一层上,同样浅茶色的尾巴盘在身体边上,十分优雅好看。


“叫什么名字好?”苏沐橙已经操作着截图给新猫咪拍了好多张照片了,心满意足地又欣赏了一会儿,小小声地问他。


“……唔,”叶修想了想,“长得好像沐秋啊。”


“啊?”苏沐橙一愣,惊疑不定地想着这到底是在表达猫像苏沐秋还是他想苏沐秋了?与此同时对面忽然就有队员喊叶修:“叶队,十点了!”


这是嘉世战队每天上午训练的时候中场休息的结束时间,叶修听见便不再跟她说话,直起身走了开去:“好的,继续训练!”


“是!”训练过程里全员都是要关手机的,苏沐橙点开了新猫咪的资料卡然后顿了顿,随即还是迅速把苏沐秋三个字打了上去,匆匆退出游戏关机。


“你以后就叫苏沐秋啦。”


接下来的关于这个游戏的对话就越发异彩纷呈起来。


“苏沐秋你原来喜欢这个球!早知道我就先买这个!”


“还有猫抓柱!”


“叶修你看苏沐秋顶着塑料袋的样子蠢死了!”


“还真蠢,跟你说他以前有一次拿塑料袋逗隔壁那只猫结果被人鄙视了。”叶修看着屏幕上那只浅茶色套着塑料袋的苏沐秋无语凝噎,保不住节操什么的别怪我那都是你自找的。


“是吗?”苏沐橙调整相机对准苏沐秋又是咔嚓一声。名字无疑是具有特殊意义的东西,自从这只猫被叫做苏沐秋之后获得的关注度就明显碾压了其他猫咪,苏沐橙的资料集里已经保存了很多他的照片了。


“第一次9金!哥哥你太讲究了!”


“好好好,继续努力!”


“哥哥今天怎么不来啊,好了不放狗尾巴草了换鱼缸给你玩玩。”


“其实我觉得他喜欢那个樱花垫子多点?”


“啊!!哥哥你终于来了!等等我换个猫粮给你吃点好的,今天要罐头还是刺身?”


“……”这个游戏果然是猫奴养成向的吧?这才几天啊称呼都从苏沐秋变成哥哥了?叶修看着她欢欣鼓舞的样子正想说什么,忽然瞥到自己电脑下角挂着的她的QQ闪了起来,随即挪鼠标过去看了看,


“哎,云秀找。”


“噢噢!我看看。”苏沐橙放下手机坐到了他的位置上看QQ信息,叶修无处可坐,干脆躺到了床上,摸过苏沐橙的手机看猫。


苏沐秋蜷起来躺在苏沐橙昨天刚买的吊床里,猫咪的脸上是固定不变的表情,弯起的两边嘴角像极了一抹微笑。浅浅的茶色泛着薄薄暖意,叶修想了好一会儿终于想起了这个颜色他为什么会觉得熟悉——他们那会儿通宵代练的时候日夜颠倒是常有的事情,他起来换班的时候苏沐秋便倒在床上睡过去,偶尔回头就能看到埋在枕头里睡得跟死猪一样的苏沐秋,刚刚升起的太阳在他略带点棕褐色的头毛上投下几点光斑,便会把他那头乱发染出淡淡的镶点金边的茶色。


——啪。


指尖触到屏幕,他这才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间无意识地伸出了手,像是在试图触碰屏幕另一端的猫咪——而手指放上去的那一刻画面已经发生变化,固有的游戏程序自动弹出了对应猫咪的资料页面。


叶修愣了愣,不着痕迹地把手收了回去。


“好啦!我用完了。”苏沐橙跟楚云秀发完消息之后起身把位置让给他,叶修精神一振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坐回电脑前切进荣耀窗口。苏沐橙拿过手机打开游戏收了一圈鱼干,一看数目也精神了,“太好了只差三金了!”


“慢慢来嘛,总会凑齐的。”


“我也要加油买更多东西才行嘛。”十九岁女孩盈盈笑着,眉眼弯弯,“以前是哥哥拼命赚钱养我,现在轮到我拼命赚钱养哥哥啦。”


“是啊,”叶修闻言也笑了笑,那笑容遮在烟雾后面显得有点模糊,“加油。”


 


事实证明苏沐秋确实是个很讨人喜欢的人……不,很讨人喜欢的猫。


“哥哥又来了!今天来五次了!”


“挺好的,大概喜欢上你家了。”


“我也觉得!真好!”苏沐橙不厌其烦地看着茶白色的花猫在走廊下面一跳一跳地追着蝴蝶玩具玩儿,扬起的尾巴招摇得像是一面小旗子;她一动不动欣赏了三分钟之后放下手机去叶修桌子上拿杯子喝了口水又抓了把瓜子,坐回原位一手嗑瓜子一手按进了游戏。


一进游戏屏幕就暗了下来。


“啊!小礼物!”苏沐橙也玩了那么一段时间了,对这种固定的过场自然熟悉得很。猫咪们带来的宝物是相当之可遇不可求的,她也没去刻意查过触发条件是什么,顺其自然的态度也让她在每次收礼物的时候都充满了期待,可这次一看来的猫咪就惨叫了一声。


“胖喵!”


胖喵我宁愿你别来啊!送我鲣鱼干也改变不了你吃了我仨罐头俩刺身的事实好不好!我又要没钱了你知道吗!


不过胖喵也好歹是只猫,来了就没有换猫粮赶走的道理,只得像以往一样老老实实等他自己走;这一拖就拖了有半个多小时,之前来的猫陆陆续续都走了,看得苏沐橙焦心得很,好不容易等胖喵走了准备换上新猫粮,四下一看——苏沐秋还在呢!


“哥哥!哥哥你干脆在这住下吧哥哥!”苏沐橙开心得简直想对着屏幕亲一口,不过看着猫咪的睡颜还是忍了忍,像是怕打扰到他一样的,静悄悄地又给他换上了一个猫罐头。


到了这时候,无论是玩这游戏的苏沐橙还是围观她玩游戏的叶修,都早就对这只被赋予了独特名字的猫咪相当熟悉了。


这是一只最粘他们家的猫。


甚至在早上猫粮耗光的情况之下,他还是一直待在院子里的猫爬架上不离开。


“每天早上起来都能看到哥哥的感觉实在是太棒了!”这是苏沐橙的评价。而对此叶修不置可否,直至某一天早晨苏沐橙对着空空荡荡的院子略有点失落地皱眉,才在边上说了一句:“按这个游戏最根本的设定,其实他们都是流浪猫吧?”


“……嗯,是呀。”苏沐橙愣了愣,像是被提醒了什么一样的,慢慢地点了点头。


没错,她不该忘记这个的。


这些来去如风、想来玩就来玩玩够了就自己走的猫咪,在这个名为猫咪收集的世界里,实际上都是一群无家可归的孩子。


只是,忽略这个大前提的话,每天看着他们活泼快乐地出现在场景里的时候,自己也已经觉得非常满足了。


“不过……如果哥哥能把这里当成他的家的话,那就更好了呢。”


“唔,我觉得他已经把这里当成家了。”叶修戳戳屏幕,示意她去看猫咪的资料,“你看他来的次数?”


苏沐秋来这里或玩或吃或睡觉的次数,毫无疑问是所有猫咪里最多的。


苏沐橙看着那个三位数的数字,抿着嘴唇微微笑了起来。


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在一次次呼唤名字、关心惦记之后,不知不觉地投注了真实的感情呢。


叶修看着她低垂眼睫目光带笑的样子,不作声地扭开头去看向了自己的电脑。


虽然也明知是一厢情愿的幻想,但是这个世界里“苏沐秋”或慵懒或生动活泼,却无不安详快乐的模样,还是给予了他莫大的慰藉和鼓舞。


没有比看着他好好活着更让人觉得安心的事情了。


右手在烟灰缸里敲了敲烟灰,叶修叼着过滤嘴吸了一口,收敛心神打开了上周末比赛的视频文件。


 


又过了约莫三四天之后。


打开游戏时又一次暗下去的屏幕让苏沐橙双眼刷一下亮了,然后……就看着被他们唤作苏沐秋的茶白色猫咪从屏幕一边走了出来。


“……哥哥?”


始料未及的展开让她呆了呆,定定注视了一片黑的画面中心的苏沐秋好一会儿,然后才挪动手指点了一下猫咪,收到宝物的窗口应声弹了出来。


[系统提示:苏沐秋给你送来了一个蝴蝶结]


浅卡其色、造型无比熟悉的蝴蝶结发饰映在眼里,她的眼泪瞬间无法抑制地流了下来。


她最重要的哥哥,她最珍爱的宝物。


在这一刻,虽然形式不同,却是确确实实地,再一次回到她身边了。


“哥哥大笨蛋!……”


模糊的泪眼里她的手指再一次点下去,那便是平日里确认收到礼物的操作了——点下去的一瞬,不同于游戏的音效,却似乎听到了一声遥远而亲切的,猫咪的声音。


“喵?”


 


+FIN+


 


姨妈疼快疼傻了【躺平

评论

热度(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