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船

全职,盗笔都食

梦痕迹。

Anonymous.:



人生真是艰难啊,上天和他开了个玩笑。


卡塞尔学院的S级躺在那张称不上的床的软垫上望着结网的天花板感叹。


十来分钟以前,他刚刚自安珀馆走出,然后遇上了灾难。


对的,灾难。


就像是一场,远比电影2012或者诸神黄昏降临都还糟糕的,噩梦。


驻足在安珀馆外扭捏着群摆的小学妹在看见他的一瞬间眼里满是金光,宛如楚子航不戴美瞳的黄金瞳般明亮,炙热的注视让他无法迈开脚步,于是他清清嗓,向着踌步的小学妹问了他今天最后悔的一句话。


May i help u?


“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


伟人路见美人有难总会相助,可他不是伟人,小学妹其实也没有多好看。皮肤偏黑,金发,碧眼,一看土生土长的美国人,颊上有点雀斑,戴着粗框眼镜。手里抱着一叠厚厚的资料几乎要高过她了,这种样子看起来极有可能是迷了路又不敢一个人进猛虎巢穴只好搁在外头亡羊补牢。其实这也没什么,问路就问路吧,反正到时他就瞎指一通搞定了就跑,学院这么大年级也不同,相信很难再见的,everything is OK.


“…你,能不能帮我…把这些,交给加图索同学和楚同学…。”


小学妹听见他的问题抬头看了他一眼,眼里的闪烁的金光像是泛泪一样,怯生生的音量。反正不是什么困难的请求甚至他不用瞎扯淡还得到了对方感激涕零似的道谢也是赚到,路明非先生大义凛然的接受了。弯下腰小心翼翼接过对方手里的东西,再直起身抬头时,刚刚的小学妹老早一溜烟消失的无影无踪,留下一阵风让他凌乱。


“有必要跑那么快吗…我又不会吃了她…”他抱怨了两句认命的准备完成任务,不经意扫了眼内容——


Boom!!!!!!!


一股热流好比君焰在他脑里轰炸开来。


世界就是这样,残酷。


《关于和A级学生恺撒·加图索(学号号A112933)结婚的申请书》申请人楚子航。


中国网络平台至理名言:no zuo no die .即使指甲都是抖的,他还是翻开了那不怎么薄的页面,看见工整的字体最下方的凌乱的文字,清清楚楚写着不同意时松了口气。


随后他当机立断抱着怀里的东西跑回宿舍。


便有了现在的场景。


大概是自己还没有睡醒,不然就是小魔鬼又和他开了玩笑,总之,先睡一觉。


安珀馆。


“这家伙在搞什么?”恺撒·加图索翘着的腿横在办公桌面上,监视荧幕上行动诡异的人影让这位大少爷忍不住蹙起眉头,弯过脑袋去问身旁的人。


“…”对方从满是文件的小山堆里仰头瞧了他一眼,意料之中没有回答又低下头去。
“算了算了别管了,来干正事吧,楚子航?”


“如果恺撒·加图索同学能够在完成你所谓的“正事”以后并且做完这些东西在晚上八点以前的话。”


“…”


两小时以后。他醒了。


那份资料还在那里。


一切都没改变,不是路明泽搞的鬼,一切都是真实的要命的。


怎么会这样,老大不是和诺诺在一起的吗?!


“路明泽!”没有回应。
与魔鬼的契约失效了。


他的手机还是那部黑色的iPhone,只是里面没有少了诺诺的联络电话。所有人都在,唯独少了诺诺。


那个红发巫女,他打开守夜人论坛,里面也全是楚子航和恺撒加图索的新闻,沸沸扬扬好像只有他一个人不知道而已。


他喊了诺玛,没有回应。这个世界,没有屠龙,没有小魔鬼,也没有诺诺。


他继续查阅手机,看见了短信界面全是和废材师兄的,字里行间暧昧的可以,一切好像都乱了套。


就好象…之前的那些全是他的梦一样。


他拿起那叠文件,到安珀馆。他需要知道真相。大厅里没有人,但他听到了声音。顺着声源,他走到最里面的房间,推开了那扇挂着学生会办公室半掩的门。


落了一地的衣物和紧贴在一起的人。


他的师兄和老大交织在一起的身体和腿,满室春光。


被打断的两人皆是一愣,三人面面相觑。恺撒先反应了过来,眼里全写着不满,冰蓝的眸难掩愠色,被他压在身下的楚子航试图推开他,但被更大的力道钳制着,毫无温度的驱逐令“出去。”


“我我我我我不是故意的啊啊啊啊老大师兄你们相信我什么都没看见这东西就放这里了再见我帮你关门你们继续哈!”语无伦次一气呵成的将手里的东西扔了猛然关上门,S级专员李嘉图逃跑又一次拿了满分。


“恺撒,先退出去把门锁sh…呃啊——!”楚子航平复了呼吸打算让身上的家伙先去锁门,无果。换来了对方一个猛烈的挺入,来不及吞咽回喉的呻吟高了几个音。
听得在走廊的路明非一个踉跄差点摔跤,从师兄那样的杀胚嘴里吐的高音阶居然能这么苏…这个世界太可怕了。


回宿舍的路上他看见了苏茜和那个早死在楚子航刀下的女孩,夏弥。她们靠在一起并坐在那棵老树下,看起来像亲密无间的好闺蜜。


浑浑噩噩的,他渡过了第一天。


芬格尔在晚上给他打了电话,他没有接,隔天用睡着了敷衍过去。他还是没办法习惯他跟败狗师兄是这样的关系。


第二天他看了自己压在桌上的那张课表,按着时间去上古德里安的机械学,讲课内容没有一点龙族,全是他听不懂的理论而已。


中午他去了食堂,菜色还是德国料理。然后他看见了坐在一起吃饭的恺撒和楚子航,他们也看见了他,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没有多余的动作。


一条短信打断他的用餐,又是芬格尔传的,顿时没有什么心思,他草草回复了几句就关了机。


这里的日子度过第四天以后,他开始接受了这样的设定,尝试去融入。


他参考了自己之前的语气回复芬格尔的电话短信和关心,习惯了老大和师兄老甜腻腻秀恩爱,习惯…没有他喜欢的那个女孩的世界。


校长还是昂热,风纪还是曼斯坦因,只不过执行部被化名为行政管理部门,里头的老大还是施耐德…,这个世界就像他原来的世界一样,只是把那些不合理的设定都删除了。


他在这里生活了七天,然后某天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路鸣泽坐在床的另一边看他,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笑意。


他知道梦醒了,小魔鬼还在。


他看了手机,诺诺还在联系人的首位,废材师兄的行囊还好端端的扔在另一张床上。他登录守夜人论坛,师兄和老大也不是什么情侣关系,仍旧是对立的存在。他还是S级,龙也还在。一切都还在,变成原样,但就是有些…有些难受。


他现在才回想起,那个被老大压着的师兄,瞳孔里的颜色是浅褐的,手边也没有村雨,像极了个正常的普通人。


他也不是什么不靠谱的S级,单纯是靠父母关系进大学的废材。属于他的废材师兄也只是留级了一年,陪了他瞎混一年就毕业了。苏茜和夏弥也不是情敌或者什么龙王,她们非常要好。路鸣泽也不是什么小魔鬼,只是那个被叔叔和婶婶宠爱的表弟而已。


如果可以把梦做得久一点就好了。
虽然里面没有那个他喜欢的中国女孩。


“哥哥…如果你想的话,当然可以…”


小魔鬼用他听不见的音量在最黑的角落里自语。



*题目取自和风百题,意为梦境的痕迹。

评论

热度(19)

  1. 没开锁忙线中。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恺楚安利贩售集团
  2. 鹤船忙线中。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