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船

全职,盗笔都食

[翔叶]生物·永远存在的条件反射

人言啧啧:

注意:
一个披着生物皮谈恋爱的故事。
来订购 打着学科皮谈恋爱 的tag呗!
设定在叶修夺冠退役后(不知为何还在兴欣)的时候,孙翔完全的对他无可奈何(x

>>


生物学中,人类只有两种组织是可以兴奋的。
神经和肌肉。
那么当我看到你的时候,它们都战栗着,动作电位的迅速传递与钠钾离子通道的开合,正负电荷在细胞内外呼啸着传递,孜孜不倦地表明着心迹。这些,这些所有的所有,一切都表明着––––––

孙翔坐在座位上,带着耳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他有段时间没玩这个游戏了。正好是休息时间,年轻人又精力旺盛,连离开座位都不舍得,这么大只的青年就窝在椅子上,以一种碾压的姿态兴致勃勃的点着鼠标,江波涛听着这频率节奏,估摸着已经玩到高潮部分了,一个需要在时限里完成射击目标的任务。
他喝了一口热茶,走过来的方明华见自家副队一副悠闲的样子,随意的唠嗑了两句。
“最近天气降温了不少啊。”
“对啊,我看秋天不远了。”
“我家里的女儿前几天还拿着秋叶过来要我……诶孙翔你怎么了?”
只听见刺耳的椅子移动声,孙翔猛地站了起来,以一种迅猛的速度和姿势摘下耳机,冲刺到他们俩前面,阴沉着一张脸开口就问:“你们刚刚在说什么?”
方明华莫名其妙地和江波涛对了个眼神,无辜地回答道:“没啥啊,在讲秋天要来了。”
孙翔“噢”了一声。又怅然所失地走回了位置上。
任务还没完成,早就超过了时限,电脑屏幕上一个血红血红的“you lose”,妈蛋还带了个无耻而欢脱的笑容,像是他脑中挥之不去的叶氏笑容。
“最近状态不太好啊,怎么样了孙翔?”江波涛知晓孙翔这几天一直行为反常,因此担心地问道。
孙翔摆了摆手示意没事。

他的确也没啥生理问题。
孙翔想着,他忍不住把自己的脸埋在了手心里,内心都是痛苦的呻吟–––––
只是为什么,听到了什么都是叶修、叶修,叶修呢?

条件反射的泛化是指在形成该反射的初级阶段,生物会对与激发反射的条件相似的刺激产生反映。

这时候电脑屏幕上QQ图标闪动,在下意识地点开对话框后才意识到那个歪歪扭扭的笑字究竟代表了谁。

君莫笑:哟孙翔同学。
一叶之秋:……干嘛
君莫笑:诶今天怎么不开心?
一叶之秋:什么鬼啊!我没不开心!
君莫笑:呵。
一叶之秋:……
一叶之秋:你到底想干嘛?
君莫笑:我们兴欣想和轮回来场友谊赛。
一叶之秋:为啥不找江副和周队啊?
君莫笑:联系不上

对哦……周泽楷今天去找冯宪君那个老头谈合同去了,江波涛这不正和方明华在谈天么,肯定注意不到QQ信息。

君莫笑:你去找经理队长没有?

孙翔盯着这句话良久,才憋着一股子气走到江波涛那里,一张口声音粗的自己都诧异:“江副,兴欣想找我们打友谊赛。”
江波涛估计也纳闷了,瞅了他一眼才回到电脑前面。
孙翔也不想玩游戏了,关了页面就盯着QQ聊天框不放。君莫笑不理他了,估计正和江波涛谈天呢。

就这么不待见我想找别人么?

憋了半天也就想出这么一句话来,驴头不对马嘴,还憋屈出一股子委屈了,话里话外都是一副怨妇的样子。
可是说回来……不待见也是正常的。人不明不白被抢走的帐号卡还在自己这呢……虽然又不是他的错。
人干事啊这!
孙翔死命地挠着自己的头发,只觉脑子一片混沌,迷雾中就要炸开一样。
绝对有问题……可是又不知道自己问题出在哪里。
他重重地拍了下桌子,腾地站起来又坐回去,咬牙切齿像是看到仇人一样。
他破罐子破摔地打字,就十个字不到,途中还错了好几次。

一叶之秋:叶修,陪我PK一场。

也没多久,那个笑字又出现了,不知为何看起来还格外顺眼。
君莫笑:行呗,建个房间?


等君莫笑终于提溜着伞走过来的时候,一叶之秋已经忍不住在擂台上空比划了好多下了。
当他见到那个身影的时候,几乎是立即扑了过去,抬手就是伏龙翔天!
君莫笑也不急,右后跳了三步半,正好回避了他的攻击范围,举起千机伞一记格林机枪。孙翔早料到叶修不可能中招,一叶之秋完全没有理会这些微小的伤害,硬抗!他直接大步向前,是骑士的英勇冲锋。
瞬间耳机里都是冲击和震荡的声音,然而从那些宏大的音效中,一听就是烟嗓的游刃有余的声音钻入他的耳朵里:“别心急啊,年轻人太急躁可是会有破绽的哟。”
孙翔在完成了一个受身操作后,确认以现在的位置君莫笑无论如何也打不到,瞬间停止了操作。
君莫笑也不约而同的停止动作。
“哟,很了解我嘛。”叶修有点惊奇地说道。
孙翔忿忿地哼了一声。
天知道自己是发了什么疯把所有一叶之秋和君莫笑的视频看了一遍又一遍的。

“那么,找我PK究竟有什么事吗?”
叶修好像伸了个懒腰,他的声音软了好多,满满的都是困倦。
“你……你熬夜了?”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孙翔突然这么问他。
“呃?”叶修可没料到一向对他苦大仇深的孙翔会关心他的生活习惯,“是啊,昨天野图,顺便帮忙帮忙。”
那是帮忙了一下吗?孙翔咬牙切齿。在这种工作日的时候,职业选手不可能忙于网游,自然不会去熬夜。几天过后他们还有场大型比赛啊。谁会像叶修那个退役了还那么活跃的抢抢杀杀,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让他老爸同意的。等他们几个职业选手一觉醒来,他们公会的会长几乎是哭着求他们去压压兴欣的气焰。
“……别老熬夜。”
可是最后那些满肚子的牢骚和满肚子的不爽都只剩了一句话,当初设想好的狠狠骂他一顿或是压压他的气焰都消散如云烟。像是出于不满或只是纯粹的提醒,像是翻滚的迷雾里一锅沸腾的水汽,或是潜移默化的条件反射,让困于雾中的人当局者迷。
“你要是再这么干,妥妥再也赢不了我!”
孙翔又赶忙补充了一句,出于一种迷迷糊糊中的直觉。
不这么做–––––就输了。
他操纵着一叶之秋走的更近了,这样他就能从电脑屏幕上看到君莫笑黑色的眸子,让他不禁想着叶修是不是也在看他。

条件反射并非是生来具有的非条件反射,它要求大脑皮层的参与,并且如若只是重复刺激而不予强化的话,条件反射会减弱甚至消失。

“好啊。”
叶修说道,他的声音在这个空旷的竞技场里显得还是太小了,可是足以让孙翔听到那么多层意思。
“我就勉为其难的答应后辈的要求了。”
他的声音轻快而愉悦。

–––––就是这样。
孙翔无力地将头靠在桌子上,好让自己有点烫的脸可以平复温度。
在他明明好不容易停止想着“叶修”的时候,叶修总会跑出来给他当头一棒,好让他继续沉迷在这个世界中。

总是这么的……
这么犯规。

孙翔抬手在竞技场上的公共频道上打字。他深吸一口气,打字的手又稳又快。

一叶之秋:有本事一直和我PK啊!
君莫笑:你这是要哥负责你的节奏啊!
一叶之秋:你要这么想我也没办法。
君莫笑:今天还转过弯来了?
君莫笑:受刺激了吗?
一叶之秋:受了你的刺激。

真的,他有一刻在想着。
如果永远永远,条件反射都不会消退就好了。


END

孙翔小年轻真的是挺www的存在呢(shenmegui


评论

热度(68)

  1. 鹤船人言啧啧 转载了此文字